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学者讲述南京大屠杀中安徽人遭遇的血泪经历

2014-12-12 11:27:51  来源:  中安在线

  记者查阅《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名录》发现,登记了籍贯信息的幸存者中安徽籍的有100多人,是除江苏籍外的其他省份中最多的。由于《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录》中籍贯信息不详,皖籍遇难者人数无法统计,但根据历史学家对当时南京市民构成的研究可以发现,皖籍遇难者人数应该不少。而且,在日寇侵占南京过程中,我省东南部部分县市已先于南京遭遇暴行。

  在南京谋生的安徽人大多是底层群众,跑不掉,这些人被屠杀的多

  为什么如此多安徽老乡经历了南京77年前的那场浩劫?上周,记者专程拜访了南京大学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所长张宪文教授。他所主编的《南京大屠杀史料集》,是日本军国主义战争罪行的铁证。张宪文介绍,从历史上来讲,安徽和南京关系一直很密切,当时南京的外来人口主要是皖南和苏北人,现在也仍然如此,“由于靠得近,安徽人到南京谋生的特别多,南京的有钱人走掉了,政府机关的人走掉了;没钱的就投奔朋友家、亲戚家,但不可能太远;而在南京谋生的安徽人大多是底层群众,跑不掉,包括南京本市留下来的人,这些人被屠杀的多。”

  南京大学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副所长张生教授也举例说:“当时,很多无为人长期居住在南京八卦洲,在那里开垦农田,到现在都有很多无为人。”

  任何人没有权力改变法律,更改(南京大屠杀遇难者)这个数字

  张宪文说,日军侵占南京后,主要罪行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实施大规模的屠杀活动;实施大规模的性暴行;实施严重的抢掠纵火和破坏活动。

  对于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数字,张宪文说,日本对非战人士的杀害是承认的,日本官方不否认南京大屠杀,但一直在纠缠人数问题。我国官方的说法是30万人,这是东京审判和南京审判的判决,“东京审判判定有20多万人,但不包括日本毁尸灭迹的数字;南京审判是30万,两者表述方法不一样。这是法律判决的结果,我们要尊重法律,任何人没有权力改变法律,更改这个数字。”张宪文介绍,据当时留宁的外国传教士提供的资料,日军在南京实施的性暴行达2万起以上。其暴行不仅规模大、持续久,而且残忍度令人发指,“他们不仅强暴中青年妇女,连老年妇女、孕妇也不放过,甚至奸后予以屠杀,或者实施丧失人伦的暴行。”

  日军占领芜湖的目的是包围南京,截断中国军队沿长江西侧的退路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王卫星认为,南京大屠杀遇难的安徽人,除了长期居住的,还有一些从广德等地过来的难民。

  据他介绍,当时日军攻陷上海后,就沿太湖南北两岸向南京逼近,太湖北岸是苏南地区,而太湖南岸经过浙北和安徽东南部一些地区,其中包括广德。而广德被日军占领后,当地人便到南京或南京以北逃生,但到达南京后却发现,江面已经没有船只,无法过江,于是不少人便被困在南京,并遭遇了大屠杀。王卫星还特别提到,芜湖也是日军占领南京前后暴行的“重灾区”,在英国、美国外交档案中,均记载了西方传教士目睹的日军在芜湖的暴行。此外,参与南京大屠杀的一些部队,比如日军第18师团,就在12月10日占领了芜湖,而日军第6师团占领南京一个礼拜后,撤离南京又到了芜湖。“芜湖是日军攻占南京战役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日军占领芜湖的目的是包围南京,截断中国军队沿长江西侧的退路。”王卫星说。应该做口述史料的发掘整理,这是一件抢救性的工作,刻不容缓在南京,记者还见到了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研究员王选。她向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呼吁,现在全国各地还散落着一些南京大屠杀的受害者及其家属,应该及时打捞这些活着的证据。王选认为,可以征集他们的口述历史,即使时隔多年,有的可能很简单,但也是一个活生生的记忆,或者是一个家庭的遭遇,“历史本身是通过个体发生的,现在不赶紧把这些记忆留住的话,以后就完全没有了。”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王卫星也称,西方文献中有关于日军在芜湖的暴行记录,相信当地平民也会同样目睹,甚至有些就是受害者,从史料学的角度来说,当事人的亲口讲述更有价值。因此他呼吁,应该做口述史料的发掘整理,这是一件抢救性的工作,刻不容缓,否则会遗憾终身。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房子妤】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2111362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