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乡村的树

2014-12-19 10:49:12  来源:  安徽日报

    5岁的小侄儿,一直生活在城里,从未见过乡下老家的样子,那天,让他画一幅乡村的画,他略加思索,就画了房子,又在房子四周画了一排树木。可见,树和乡村是血脉相连的,没有树的乡村,算不上是乡村,连从未触摸过乡村的孩童都懂。

    在乡村,树的历史,甚至比乡村本身的历史更为悠久。

    对乡村的树,初时是怀有感恩的情愫。乡下夏天,总有几次狂风大作。在一片呼啸声中,那些大大小小的树木,前仰后合,几乎匍匐到地面,看得人心惊胆战,总怕下一秒就折断。每当狂风席卷村庄时,父亲赶紧关上门,说是若风从外面闯进来,会鼓翻茅屋的。我的一颗心悬在半空中,趴在小小的泥窗台上,从木窗格向外望,看茅屋四周的树拼尽全力地与风抵抗着,顽强地抵抗着,保护着她们环抱中的茅屋。母亲说,这破屋子,这些年多亏了这些树,不然早掀翻了。我们家那几间茅屋经历多年风雨,依然安然无恙,真是亏了这些守护者。

    对乡村的树,也是敬畏的。老屋前面青石板码头边有一棵歪脖子大柳树,每到夏季,大地被烤得像蒸笼,歪脖子柳树下的池塘里从天亮一直热闹到傍晚,孩子们更是一刻也不愿离开水,鸭子似的在水上浮沉。趁母亲不在,我悄悄从妹妹的摇篮边溜出去,奔到码头,不料青石板上浮一层绿苔,特滑,我站立不稳一头栽进河中。不会游泳的我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水呛得难受,慌乱之中,双手抓着了一截滑溜溜的东西,随即立起身,挣扎着站到了上面,居然是歪脖子柳树的一根枝桠,借此顺势攀上另一根枝桠,爬上岸,捡回一条命。如今,那棵歪脖子柳树早已不在,可她的子孙却是更生交叠。每逢“五九六九,沿河插柳”时节,便会有一根根柳枝儿插进家前屋后,沟边路旁,成活,发芽,生长,直到出落得婀娜多姿。明丽的蓝天白云下,看一排排杨柳在风中摇曳生姿,会想起远去的青春,还有青春里轻扬的梦,不禁萌生这样的念头,人生,如杨柳一样活着,活得灵秀,诗人一样的灵秀,满眼灵秀满目诗,也不失为一种美妙的人生。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钟红霞】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71113704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