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失独家庭报告:失独,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剑

2015-02-06 11:23:27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北京的冬季,草木凋零。

  长篇报告文学《失独:中国家庭之痛》作者杨晓升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开门见山地列了几个数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称,截至2012年,我国已有100余万个家庭失去唯一的孩子,每年新增失独家庭7.6万个;平均每天有一个班(40至50人)的学生因意外事故而早早离开人世。

  从2001年至今,杨晓升没有停止过对失独家庭的关注。他在采访札记中写道:“一家三口的家庭乍看是幸福而稳定的,殊不知却时刻潜藏着危机。如果这唯一的孩子突然遭遇不测,这个家庭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父母将会面临一种什么样的人生境地?”

  失独,悬在三口之家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近日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失独:中国家庭之痛》讲述了北京6个失独家庭的故事,其中3个孩子遭遇车祸,1个孩子罹患绝症,1个孩子煤气中毒,还有1个女孩惨遭凶手杀害。

  在采访过程中,杨晓升不止一次怀疑自己,到底忍不忍心、该不该去揭开、触碰这个话题?杨晓升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书中收录的部分,是采访时对方比较配合的。更多的采访刚刚开了个头,就没有了下文。面对对方声嘶力竭的哭喊,我手足无措。”

  1999年,17岁的北京女孩张晔还在上高二。1月19日的早晨和其他的早晨一样没有任何不同,张晔和同学一起有说有笑地骑着自行车去上学。就在离家不远的一个拐弯处,她被一辆从侧面疾驰而来的面包车撞倒在地,送至医院后医治无效死亡。张立军和刘俊玲夫妇失去了这个眼看就要上大学的独生女。

  2002年,当杨晓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采访张立军夫妇时,发现他们家中依然保留着女儿的专用书房,所有的用物、陈设纹丝不动。张立军对杨晓升说:“我们老有错觉,一进家门就总感觉到孩子就在眼前。尤其她(刘俊玲),老觉得女儿在眼前洗脸,要么就是女儿在跟前看电视……”

  1998年的冬季,北京冷得出奇。一心想看11月18日狮子座流星雨的14岁的女孩马旻,在外出后被歹徒劫持并杀害。时隔4年的2002年4月30日,当杨晓升小心翼翼地给马旻的姑姑打电话请求采访时,对方言辞激烈、语速极快,没等杨晓升有任何回应和解释,就已断然挂了电话。

  杨晓升握着话筒愣了好一阵,才理清对方的大致意思:“马旻出事后,我们全家人都跟疯了似的,不吃不睡找她,整整找了五天五夜。最后那天,我和丈夫将马旻从土堆里扒出来的时候,她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我浑身冰凉,这种感觉后来一直缠绕着我。我哥我嫂就甭提了,要么疯疯癫癫,要么萎靡不振,我不愿意再提此事。”

  后来又经过种种努力,采访终究还是没有完成。但杨晓升对此十分理解:“痛苦的心灵,仿佛遭受山洪冲击、承受力正超越极限的大坝一样,你只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地呵护它,否则将可能一触即发,转瞬间土崩瓦解。”

  2002年5月7日,北方航空公司一架从北京飞往大连的飞机在海面失事,飞机上共有103名乘客全部遇难。从公布的遇难者年龄看,其中定有不少是独生子女。同年6月16日,北京海淀区的一家网吧起火,导致25人死亡,遇难者大都是附近高校的学生。该消息发布后,许多家长马上打电话到学生宿舍询问,有些家在北京的家长甚至立刻打车到学校确认自己的孩子是否安好。

  仅仅在杨晓升身边,失独的悲剧也接踵而至。2008年,著名作家周大新的儿子周宁因病去世,年仅29岁;2012年,《北京文学》杂志社编辑周美兰的女儿意外坠楼身亡,年仅12岁……

  杨晓升说:“每一个独生子女的夭折,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毁灭。”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周雨濛】
焦点图片
< >
  • 0
  • 1
  • 2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4279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