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乡村医生坚持控烟反烟 欲开无烟酒店支撑公益

2015-02-10 17:00:57  来源:  合肥晚报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控烟招。”由于亲眼目睹朋友吸烟致癌的痛苦模样,乡村医生韩星在2006年“脱产”开办了戒烟中心。九年时间过去了,戒烟中心因无人问津而倒闭,但韩星的反烟意志却从未消减。如今,只身来肥的他想召集一百位控烟志愿者,以众筹的方式开办无烟酒店,从而用酒店盈利来义务助人戒烟。

  1乡村医生筹办戒烟所

  今年46岁的韩星,来自蒙城县岳坊镇韩集村。韩星从卫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乡镇卫生院工作。十多年的行医生涯,让韩星对疾病有着天生的敏感。十年前,同村村民找到韩星求救,“他是一个老烟民,肺癌晚期转移引发胃癌。”对方蜡黄的脸色上挂着豆大汗珠,疼得按着肚子在地上不停翻滚,这让韩星震惊不已。

  他开始在接诊过程中注意一些烟民。“乡下空气饮食都不错,很多壮年人生病都是因为吸烟,吸烟真是太害人了。”由于村内医疗条件有限,村民经济状况较差,不少烟民在发现身体有恙后难以获得及时的救治。“光是我认识的,就有七八个烟民是癌症去世。人们控烟意识太差,小毛病最终熬成了大问题。”

  2006年上半年,韩星辞去了令他人羡慕的“铁饭碗”,在县城开办了一家戒烟中心,一门心思地帮人戒烟。租房子、印宣传资料、购买戒烟产品,韩星折腾了一年。他的举动曾一度得到烟民及其家属的认同,可惜的是看热闹图新鲜的人多,真正上门戒烟的人寥寥可数。“好多烟民听见消息,过来转转又笑着离开了,很大一部分人没有控烟的意识。”

  同时,韩星还要面对人们的质疑还有家人的反对。有的人抛来风凉话:“开戒烟馆?还不如开卖烟馆挣钱。”而此时,韩星的妻子无法忍受丈夫的一意孤行,为此,她发动亲友团向韩星展开劝导攻势,“两个孩子都大了,需要花钱,家里房子还没盖,你不能再干这赔钱的事了。”戒烟所开张的这一年,韩星不仅没赚到一分钱,还倒赔了两万多块钱。

  2骑行中国宣传控烟

  为了能使自己的戒烟所有个符合规定的身份,韩星跑到县工商局办理执照,但是工商局却无法定位戒烟所的活动。受人指引,他又辗转了当地的卫生局、药检局甚至消费者协会,都仍然不能获得一纸认定。“一年多,戒烟所都是‘无证经营’,想要宣传戒烟真的太难了。”

  2008年,奥运风刮满全国,“无烟奥运”的口号再一次点燃了韩星压抑在心的宣传念头。“就算只有一辆自行车,我走遍全国宣传控烟、助人戒烟。”在韩星的随行行李中,没有多少个人用品,但却塞满了大摞关于烟害、戒烟方面的资料。除了自己设计印制的像模像样的宣传单,韩星甚至为成功戒烟者印制了“无烟家庭”的奖牌。

  16个城市,行程1000多公里。为宣传戒烟,韩星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妻子无力承担农活甚至提出了离婚。韩星在宣传戒烟的路途中,吃馒头和咸菜,住五元一晚的小旅馆,有时候连这些标准都达不到,常常遭遇不理解,但他都没有放弃。

  令韩星略感欣慰的是,他的“孤注一掷”得到了一些烟民的认可。百余名烟民成功戒掉了吸烟的习惯,并偕同家人自愿参与到韩星的志愿事业中。

  3募集股东众筹开办公益性无烟酒店

  义务宣传控烟,这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车旅、伙食,还有印刷都要钱,如果没有经济来源和他人的资助,根本没办法维持宣传活动。为了继续自己的控烟梦想,韩星选择开饭店养“公益”。“找了一栋二层小楼,一楼开饭店,二楼帮人戒烟。”韩星说,这样就可以解决温饱问题,更不耽误控烟和戒烟。“有人去吃饭,如果掏烟,我们会给他倒杯水,然后告诉他这是无烟餐馆,让人欣慰的是大部分人都能配合扔掉手中的卷烟。”

  去年年底,韩星来到合肥四处奔波,他有个新想法:召集一百位股东共同开办一个公益性的无烟酒店,用酒店的盈利来支撑控烟活动。几个月奔波下来,韩星一共找到了五位“合伙人”。“其中有大学生、经商个体户,还有和我一样的控烟志愿者……”2月9日,记者找到韩星时,他正在滨湖与市内一家连锁酒店的老板洽谈“无烟酒店”的相关事宜。

  “我国有3.6亿烟民,每年因吸烟过早死亡的人有100多万。”韩星熟练地叙述着这些数据,他心里很清楚:未来的控烟路仍很长很远,责任也更重。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房子妤】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4324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