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二十四节气·雨水:好雨知时节,人情流古今

2015-02-17 10:47:35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李花

杏花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有人说,孟浩然这首《春晓》写的是雨水节气的情况。有人说不对,雨水时节,还很寒冷,春寒料峭,怎么可能有花呢?

  这首诗到底是不是雨水时节所写,不得而知。但孟浩然写这诗时,住在襄阳城边的鹿门山。长江流域,气温较高,雨水时节的农事活动较多,当地农人除了管理水稻外,还要注意果树等经济作物的管理,因此,从这个角度说,有花也不为过。同一纬度的四川盆地,此时正桃李含苞,樱桃花开呢。

  中国地方大,同是雨水时节,黄河中下游地区这时正忙于给麦田除草、追肥、灌溉,给果树剪枝。更北的地方还相当冷,有“春寒冻死牛”之谚。

  雨水一到,全年的农业周期算是正式开始了。雨水到,意味雨量渐增。越冬作物开始返青,需要雨水,“春雨贵如油”。古人这时都很注意土地保墒,及时灌溉。而与雨水相关的民俗活动,除了离不开农事外,还有拜干爹、回娘家等。

  占稻色:“爆米花”里说丰年

  以农为本,古今同一,于古为烈。那时的农耕水平低,靠天吃饭。因为水利不发达,所谓靠天吃饭,主要是指下雨。

  这一点,我们看雨水节的谚语,就能看出古人对气候的关注之深、观察之细。比如“雨水阴寒,春季勿会旱;雨水日晴,春雨发得早”,还有“雨水淋带风,冷到五月中”,甚至还有预测一整年的,“雨水有雨,一年多水”。

  总的来说,雨水节下雨,是好兆头,“雨水不落,下秧无着”啊。于是,古人想尽办法,希望能把天气弄准。除了兴修水利之外,雨水节气期间“占稻色”就成为一种试图把握农事的方法。

  关于“占稻色”,古籍中记载详实的,当属元末明初娄元礼的《田家五行》。此书中记载了当时华南稻作地区的习俗:“雨水节,烧干镬,以糯稻爆之,谓之孛罗花,占稻色。”意思是,通过爆炒糯谷米花预测稻谷的成色,从而占卜这年稻子收获的丰歉情况。成色足,意味高产;不足,意味低产。那么,怎么判断成色足不足呢?就看爆出的糯米花多少。爆出来白花花的糯米越多,这年稻子收成就好,反之,收成就糟糕。

  “占稻色”最晚宋代就有了。南宋范成大在《吴郡志》里提到:“爆糯谷于釜中,名孛娄,亦曰米花。”他的《吴中节物诗》中有“拈粉团栾意,熬稃腷膊声”一句,诗人自注云:“炒糯谷以卜,俗名孛罗,北人号糯米花。”

  自宋代开始,吴、越民间便有正月十三、十四“卜谷”的习俗,将糯谷放到锅中爆炒,以谷米爆白多者为吉。

  后来,用“爆米花”占卜收成的习俗,大多数地方逐渐淡化,演变成年底以之作“煎堆”馅儿的习俗。清代屈大均的《粤东笔记》记载:“广州之俗,岁终以烈火爆开糯谷,名曰炮谷。以为煎堆心馅。煎堆者,以糯粉为大小圆入油煎之。”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花”与“发”谐音,有发财的征兆。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周雨濛】
焦点图片
< >
  • 0
  • 1
  • 2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4399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