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往事:曾经的日子

2015-02-25 10:32:43  来源:  安徽商报

    天上落着纷扬的雪,空气还像早上那样,吸到口里有种纯纯凉凉的舒坦。身无长技,现在每天除了在外面遛弯,间或看书练练字之外,每当当家的出差,解决填饱肚子的问题就成了分量很重的大事。

    就吃来说,像粘豆包、小米粥、玉米糊糊、酸菜炖肉、猪肉炖粉条、木须肉等东北口味的饭菜,在近二十年食堂就餐吃涯中,还是留下了不错的回味。不过最令我恐怖及厌恶的是清水煮大白菜和炒土豆片,四冶食堂有一个持续多年的光荣传统,炒土豆不去芽、不削皮,而且炒的是清一色半圆形的土豆片,从未炒过土豆丝。每当嚼着麻嘴的大块连皮土豆,不由得不憎恨人为什么长着一个非填饱不成的肚皮。每当秋季来临,食堂的角落就堆满成山的青皮土豆,那是今后几个月的主打菜肴。每当捧着饭盒从“山脚下”路过时,不经意地扫一眼都是对视觉和精神的一次蹂躏。为了解决味觉饥渴,我们并未坐以待毙,也曾主动出击想出一些应对办法。

    当时所在的二公司三队,在青海省民和县建设镁厂,宿舍是沿着路边山坡建的几栋平房。有的职工家在几十公里外的甘肃省海石湾,就沿着房后山坡开一小片平地种些四季豆、豆角、向日葵。当小菜园里的菜成熟时,我们的厨房建设也就同步开始了。备一个小电炉,准备一瓶酱油。有几间宿舍门缝里就时不时溜达出一丝酱油煮豆角的香味。看着菜园里的果实没来由地减少,每当遇到那园主,他盯着我们几位被小秋收滋润得日见丰腴光鲜的脸,满眼的愤怒与质疑。

    终于爆发了。那是向日葵成熟的时节。由于腻味了酱油煮豆角的味道,一天,一个小个子甘肃人提出采摘向日葵炒瓜子换换口味,并立即得到几个人的拥护。其在天黑的时候抓起一件破棉袄一阵风冲向坡上的小菜园。我们三人围坐一起,焦灼地在舌尖提前酝酿炒瓜子的香味。不一会,宿舍门被撞开,小个子甘肃人掖着鼓囔囔的破棉袄,裹着一股臭气旋了进来。室内几个立时被异味激得闪身挪步屏息转体,定下神后才觉得不对,园主真的发狠,把向日葵涂脏了,紧张的神经屏蔽了他的嗅觉。在那个秋风凌冽的晚上,宿舍门窗硬是开了小半夜。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钟红霞】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71114428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