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母亲早逝父亲失联 男子当了26年"黑户"

2015-02-28 10:01:02  来源:  中安在线

 

李安心说,感觉“黑户”一词恶心,但他无法摆脱

  没有社保,坐不了火车飞机,开不了银行账户,恋爱分手理由竟是“我给不了你一个家”……浴场小工李安心活得像个“隐身人”。他觉得“黑户”这个词恶心,但26年来,他却没有摆脱这个尴尬身份的纠缠。2月26日,李安心在一年内第三次主动跟女友提分手。27日零时许,他酒后在合肥太湖路无故踢踹一辆私家车,被民警移送到望湖派出所。

  [身世]26年来难摆脱“黑户”尴尬身份

  “你叫什么名字?”“李安心。”“出示一下身份证。”“没有”“身份证号码”……当夜,在望湖派出所内,面对值班民警葛警官询问,李安心却多次沉默。而葛警官一度怀疑眼前的小伙是网上逃犯,“可经过查询,却显示不出眼前小伙的任何信息。”

  沉默了足有半个钟头,李安心才吐出了四个字,“我是黑户”,说罢李安心追问,“我会不会因为是‘三无人员’被抓?”得到否定回答后,李安心这才说,“我虽没身份证,没合法身份,我就叫李安心,这么多年一直叫。”

  葛警官称,当夜,李安心还叫来了好友刘某作证,李安心“黑户”的身份算是被证实。当夜,李安心告诉民警,“黑户”这个词恶心,但26年来,他却没有摆脱。

  [困苦]母早逝父失联 自比“隐身人”

  李安心自称1989年出生,今年26周岁。年龄跟他的姓名一样,无处佐证。模糊记忆里,李安心四五岁就跟母亲坐火车来到了蚌埠固镇县湖沟镇。母亲嫁给了镇上一名叫李传忙的男子,后者成了他的继父。李安心说,母亲改嫁后一年多,因重病过世。此后,6岁的李安心跟生父失去联系,继父对他日渐不好。而李安心一天天长大了,但户口却悬而未决。

  十年前,李安心16岁,他跟着镇上的几位朋友来到合肥闯荡。因为是“黑户”,李安心跟几位朋友渐渐走远,更体会到“黑户”带来的一系列麻烦。“最麻烦的是住。”李安心说,因为没有身份证,他只能借别人的名义租房。好不容易蜗居下来,找工作时却麻烦不断。只有小学学历的他曾意外入围一家外贸公司的总经理助理一职,待遇不菲,“到了最后的面试,赏识我的领导迫于压力,还是把我淘汰。”淘汰理由却“不意外”,“经理的身边人不可能没有身份证。”

  除了务工频频碰壁,生活和保障上李安心也麻烦不断:没有社保,坐不了火车飞机,开不了银行账户。“这十年,我就像‘隐身人’一样活着,我渴望社会的关怀。”

  [无奈]恋爱三次都分手 只因“黑户”身份

  灰暗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2014年。去年年初,李安心从一家小餐馆辞职,来到庐阳区女人街一家浴场做小工。老板对他不错,单独给他每个月发现金,还给他包吃,住就住在浴场内。没过俩月,与李安心一同在浴场打工的小娟(化名)主动对他表白,令李安心喜出望外。

  李安心愉快接受了对方的表白,很快跟小他两岁的小娟走在一起。“随着交往的深入,小娟知道了我是‘黑户’。”李安心告诉记者,小娟并不在乎他没户口,但深受“黑户”身份困扰的李安心却不想连累他人。 2014年5月,李安心虽万般不舍,还是主动提出分手,理由是“我给不了你一个家。”

  谈到感情问题,李安心红了眼睛,他认为跟女孩在一起,就得负责任,“我目前的情况,虽然渴望爱情,却没资格拥有。”这次恋爱后,李安心还尝试相处了两个女孩,相处不到两、三个月就告吹,分手理由都一样,都是他主动提出。

  [回应]想要有个身份 三种途径皆不通

  春节过后,李安心藏起了儿女情长,再次想象消失在记忆里的“家乡”。 “记忆模糊了,我只记得母亲抱着我坐上了一趟绿皮火车,当日一早走的,中午就在固镇县湖沟镇吃了午饭。”来肥打工这些年,李安心没少回蚌埠市固镇县城和湖沟镇申请办理入户事宜,每次都因各种理由被拒绝。

  当日14时许,记者联系上了固镇县湖沟镇派出所。该所刘姓警官曾接待过李安心。刘警官说,李安心入户的最大难题是,无法提供生父生母的户籍信息,甚至连他的家乡都不得而知。 “如果他知道其中一人的,都会大大推动他办理户口的进度。 ”刘警官说,李安心生母去世多年,他的名字是自己取的,“如果他能找到失联多年的生父,通过DNA亲子鉴定,也可为办理户籍打开一扇窗。 ”

  此外,李安心也可通过办理领养证申请建立户籍。但问题来了,固镇县计生部门告诉记者,李安心的继父已领养过一个孩子,加之他已超龄,这个方式又得作罢。当日,记者又联系上李安心的继父李传忙。对方接通电话后,拒绝回应李安心的真正的家乡在哪里,就匆匆挂断电话。再次拨打,对方已关机。(来源:安徽商报)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房子妤】
万人空巷抢权衡权衡格力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21114463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