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交通部长:私家车不许当专车 出租车无政府垄断

2015-03-13 08:52:26  来源:  京华时报

  

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接受记者采访。京华时报记者王海欣摄

  今年上半年,交通运输部将出台出租车改革方案。昨天,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的利润水平全国不一,“份儿钱”也各不同,不应该降低“份儿钱”。之所以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主要考虑消费者、经营者等各方利益,寻求发展的最大公约数。

  谈行业垄断

  出租车行业不存在政府垄断

  京华时报:出租车运营采取特许经营制,政府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企业要想运营需要从政府获得指标。有人说出租企业手握指标形成了垄断行业,您怎么看?

  杨传堂:垄断分为企业和行业的垄断,很多人认为政府在垄断,其实不存在。我们全国出租车130万辆,就业人数260万人,运营企业8000多个,同时还有13万个体户,每年承担400亿人次的运输任务。其实出租车行业是开放比较早的行业,不存在政府垄断。

  但是有些企业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可能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我们对它进行限制,首先价格要管控,政府出台指导价;另外,不断提高服务。去年,交通部已经公布了出租行业的服务标准。希望在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管下,形成良好的劳动关系,主要是企业和司机的关系。其实,这些措施的目的都是为了保护消费者的利益。

  京华时报:有人说企业拿到指标就能坐收利润?您怎么看?

  杨传堂:可能有这种现象,不是普遍现象。主要是一些个体户,他自己不开车,将车辆委托给别人,甚至产生“一托”“二托”。这有个历史形成的原因,中国首批出租车司机可能就是这部分人,当时他们下岗没有工作,为了解决就业,允许他们拿出钱经营出租车,这种情况比较复杂。另外,还包括有些挂靠的企业。

  谈“份儿钱”

  出现停运问题不排除企业参与

  京华时报:目前,出租车企业的利润高吗?

  杨传堂:企业的效益有高有低,究竟平均水平多少,各地不完全一样。很多司机说现在“份儿钱”多,企业赚钱太多,其实,这跟司机收入的变化有很大关系。在出租车发展初期,司机月收入3000元,当时一个处级干部的收入是1000多元。现在他的收入是六七千元,一个处级干部收入也是这些,所以他们的那种优越感没有了。

  京华时报:您觉得出租车的“份儿钱”高吗?

  杨传堂:有司机说,“份儿钱”那么贵,能不能降一降,我觉得不能降,该多少就是多少。首先,企业为司机承担三险;第二、司机要多劳多得。有司机说睁开眼就要交钱,不能说这不是一种现象,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背后的问题,问题很复杂。

  京华时报:司机有自己的利益。

  杨传堂:那当然,我刚才说的最大公约数,就是这个意思,要考虑多方的利益。

  京华时报:您如何看待出租车司机与企业之间的“恩怨”?

  杨传堂:其实,这背后的原因很复杂,比如刚才说的司机收入落差原因,他会说“份儿钱”太高。另外,还有一些人,不想被监管,我们要求通过招投标去经营,但是有人会反对。过去,在18个城市有过停运纠纷,人数很少但影响很大。

  我们曾详细了解过杭州的一次停运纠纷,其实就是几个出租车司机说“份儿钱”太高,没法干了。但当职能部门的人告诉他不要干的时候,他却不会不干。这些事件中,司机虽然是表现者,但他背后有没有企业参与其中,我们不排除。所以政策出来之后,你可以看一看,大约有28条。

  谈黑车问题

  黑车多不全是供不应求

  京华时报:现在很多城市都出现了黑车,是不是出租车市场需求供不应求?

  杨传堂:不完全是,目前出现的打车需求旺盛,可能跟有些出租车司机出车不积极有关系。拥堵厉害会影响出租车司机收入,我们希望在打车需求旺盛的时候司机能积极出车。

  京华时报:今年上半年,交通运输部要出台出租车改革的方案,这次改革能减少黑车吗?

  杨传堂:应该会减少,但它是打不绝的,黑车增多,不完全是市场需求问题。比如说,小区里接送孩子的车,大家觉得方便,就一起接吧,然后收取些费用,这个也不太好监管。黑车是私家车,不能保障服务和安全,偷税漏税,政府部门要坚决打击。有时候大家很反感监管,实际上可能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周雨濛】
万人空巷抢权衡权衡格力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4624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