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十年

2015-03-23 12:34:21  来源:  中安在线

    二十年前的一天,年轻的我在苦等单位机关一个岗位的时候,失去耐心,就找领导提了一个要求:不行就让我去庐江冶山二十埠的子弟学校当教师。不想,第二天早晨就有人通知我下午去那学校报到。从这样神速的办事效率来看,去学校应该是不明智的选择。实际也是这样:当时我们单位已搬到70多公里之外的省城,我要求去的地方,则是只剩有附近农村学生的子弟学校和没有几个职工的留守处。

    十年,我十年之间在子弟学校所教过的乡下学生们,我相信他们都还记得我。白天我给他们讲课,讲我所知道的天南地北、古今中外。晚上他们回家写我布置的许多作业,如果第二天谁没完成,我就用细棍子打他们的手心,并在办公室用真诚和唠叨教育到他们眼含热泪,低头认错。自习课时,我写满满一黑板竖行正楷粉笔字的诗词,引起他们阵阵惊叹。下课后,他们看着我在单、双杠上做前后摆,双臂直角撑。放晚学,他们会坐在我门口的石头上,听我吹箫,吹笛子。他们还在我简陋的房间里翻看我画在毛边纸上的水墨画,临写的柳体楷书。

    春和景明,我带他们去对面一公里外的冶父山春游,那时的冶父山还没卖门票。我们一起观赏刚进山处的几棵参天古树,观看瓦工们正在修建每一处庙宇和景点。学生们吃着从农村小商店买来自认为很可口的零食。他们唱着歌,顺着山道登上山顶。

    我带他们去学校东边叫“狮子口”的山岗次数更多。春天里,“狮子口”处处长着蕨菜和映山红。虽然他们说蕨菜叫“小儿拳”的方言,我听来极不顺耳,我听惯的是故乡称之为“巧菜”的发音。可每次,在大家爬上“狮子口”的最高处的大块岩石上,沐浴着暖阳和微风,面向东方,眺望远处的小山和村庄、纵横阡陌时,我都要告诉他们:发奋读书,将来走出这山沟,到外面去做一番事业。这些十三四岁的少年,他们或坐或站,个个面带微笑凝视着远方,似乎在听我讲话,又似乎在欣赏自己家乡的风光。我固执地认为,一个人只要心存远方,就会有远大的理想,就会在任何时候不失去希望。面对此景,这样的教育应该能够让他们把奋斗和理想植入心灵深处吧。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钟红霞】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7111473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