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民生 时政 独家 旅游 图片
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活下去是对逝者最大的怀念

2015-08-07 13:02:01  来源:  新华悦读

《豁达的人生不烦恼》,席禅子著,中华工商联合出版2015年5月版

  《活下去是对逝者最大的怀念》

  古代,一男子因深爱的妻子逝世,万念俱灰。他走进一家寺院,希望能遁入空门,从此

  忘却人世烦恼。寺院的方丈一口回绝。男子不解地说:“佛家以慈悲为怀,为何不肯收留一个万念俱灰的人?”方丈说:“因为你心中留恋红尘,怎能做到六根清净?你说自己万念俱灰,是因为还想着过去的事。”

  男子似有所悟,方丈又说:“何况,你说家中尚有父母儿女,难道你能够割舍下他们,遁入空门?等你伤痛初定,担心记挂他们,难道还要还俗不成?”男子诺诺而出。虽然心中仍旧痛苦难忍,却也开始重拾家计,抚养孩子,孝顺双亲。

  人生最大的离别就是死亡。面对亲人、爱人的离世,人们最深的感触就是痛彻心扉。但不论如何呼叫、哭泣,死去的人永远不可能再回来。活着的人,只能对着逝者生活过的地方怀念,怀念他的一举一动。有时候做梦梦到,希望梦永远不要醒。可是,逝者不可追,一切都是枉然。

  在爱情中,留下来的人是最伤心的,要背负两个人的回忆,面对一个人的生活。不管多少人劝导“看开点”,或者“忘了吧”,但自己的心情只有自己才清楚,就算勉强露出笑脸,心底的伤痕也会越长越大,什么都填不满。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正是这种伤心的体现。不想、也不会忘,想了更不会忘,就在反反复复的折磨中,“为伊消得人憔悴”。

    更可怕的是,回忆有美化作用,没有什么人能比逝去的人更好。当你反复回忆一个人的一颦一笑,你会过滤掉他的所有缺点,就算记得缺点,也觉得缺点很可爱。如此一来,现实生活中再出现的人,无论如何也无法与逝去的那一个相比。在这种不公平的比较下,现实生活越来越苦闷无趣,只有在回忆里才能得到快乐。但回忆的东西已经失去,快乐过后,只有更深的伤感。

    汉朝时,汉武帝有个宠妃李夫人,也就是诗中“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的主角。这个女人很聪明,当她病重的时候,拒绝再见汉武帝,为的就是汉武帝不会目睹她被疾病摧毁的容颜,让汉武帝心中记得的永远是那个倾国倾城的她。

    李夫人去世后,汉武帝果然对她念念不忘,到了晚年,汉武帝还到处寻找方士,想要唤回李夫人的灵魂,和她见上一面。有个方士真的招来了李夫人的“灵魂”,与汉武帝隔帘相见,一慰帝王相思。但是,并不是方士的奇妙法术真的招来了李夫人的“魂”,方士只是用皮影剪成了李夫人的形貌,隔着帘子,那皮影看上去才像是真人还魂。

    人死万事皆休,即使以汉武帝的雄才大略,也不能使逝去的人还魂,所能做到的不过是自欺欺人。每个人的寿命不一样,能够“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夫妻并不多见,更多时候,一方撒手而去,另一方留下来继续生活,完成对方的嘱托,照顾双方的家人,也许还要抚养子女。当重担压到未亡者身上,更是加倍体会到自己将要孤独一人的伤痛。

    有慧心的人,要学会安慰自己,也安慰对方。人生道路并不长,在短短的时间里,遇到过一个真心相爱的人,并且有相守的过程,比起那些不相信感情和那些一辈子碰不到爱人的寻找者,已经是一种幸运。爱过,总好过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得到。

    关于生离死别,中国历史上还有这样一个故事,发生在最具浪漫气质的先秦哲人庄子身上。庄子一向超然物外,即使君王请他去做官,他也不理会。对待妻子,他也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态度。庄子的妻子去世时,他的好朋友惠子去吊唁,发现庄子竟然敲着瓦盆,快乐地唱着歌。惠子大怒,庄子却说:“我的妻子辛苦了一辈子,今天终于能够解脱,在天地间自由自在,我应该为她高兴才对。”

    在生死问题上,我们难以做到像庄子一样达观,但仔细想想,人死不能复生,一味地伤怀哀痛,也只是徒劳,不如对逝者寄托一份美丽的愿望,逝者不可追,也不必追,认真地活下去,完成生者的责任。我们不能勘破生死的距离,但如果真心爱恋,就将它看作一个考验,考验这份感情能不能令自己改变,坚强心智,怀念一生。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陶红】
  • 新华安徽官方微信
    新华安徽微信
  • 安徽头条微信
    安徽头条微信
  • 移动新华安徽
    移动新华安徽
格力空调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71116179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