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民生 时政 独家 旅游 图片
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国家赔偿“拖欠”十五年 法院:“财政没钱”

2015-08-11 12:38:53  来源:  中安在线

    1994年8月14日,27岁的淮南矿工鲍继林因涉嫌强奸被刑事拘留,羁押四年后又被无罪释放。随后鲍继林申请了国家赔偿,淮南中院于1999年11月作出裁定:八公山区检察院和区法院共同赔偿鲍被关押1474天赔偿金3.76万余元,一个月内付清。鲍继林没有等来国家赔偿,却在半年后又收到淮南中院的一份中止执行赔偿裁定。鲍继林多年来苦苦维权却始终没有结果,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事件回放

    莫名其妙成了“强奸犯”

    “1994年8月14日,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日子,就在那天晚上,我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强奸犯’,一关就是4年。”8月10日,鲍继林向记者说起这件事情时,泪流满面。今年48岁的他皮肤黝黑,中等身材,显得特别单薄,和记者交谈间不时地咳嗽。

    鲍继林说,21年前的那个晚上,他在大哥家看完电视回家路上被巡逻民警带回了派出所,一个星期后就被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八公山区公安分局执行逮捕了。

    “我没有干过的事,死也不能承认。”说完,鲍继林掀起了自己的上衣,肚子上有一个长六七厘米的刀疤。他说,自己被讯问最痛苦的时候曾试图以死证明清白。

    后来,淮南中院于1996年10月15日一审以强奸罪判处鲍继林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他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安徽省高院认定一审判决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于当年12月13日撤销判决并发回重审。此后,该案退至淮南八公山区法院审理,该院于1998年3月24日以强奸罪判鲍继林有期徒刑9年。鲍继林不服再次上诉,淮南中院又撤销判决并发回重审。1998年8月19日,八公山区法院认定鲍继林犯强奸罪证据不足,宣告其无罪,于当年9月2日释放。

    “既然我是清白的,那我被冤枉关押4年多,就该有个说法。”鲍继林对记者说,从无罪释放的第一天开始,他和父亲就不断在申诉,要相关部门和人员还自己清白。

    国家赔偿“拖欠”十五年

    1994年8月14日被警方带走之前,27岁的鲍继林是淮南矿务局孔集煤矿开拓区的工人。

    “在矿井上班,虽然辛苦,但是一身干劲,毕竟那时候是正式的工人身份。”鲍继林告诉记者,被抓前一个月他刚刚定下了婚期,一切都在朝着幸福的方向前进,但一瞬间就掉进了地狱。因涉嫌强奸罪被逮捕后,婚礼不仅成了泡影,他颇为自豪的工人身份也没了。

    “刚刚释放几个月,八公山区检察院又找到我,带我去上海做化验,我被带走后,父亲无法接受一病不起,不久就离开了人世。”鲍继林说着说着泣不成声。

    鲍继林被释放后申请了国家赔偿,1999年11月,淮南中院作出裁定:八公山区检察院和区法院共同赔偿鲍被关押1474天的赔偿金3.76万余元,两赔偿义务单位各承担一半,并于收到决定之日起一个月内一次性付清。

    然而,鲍继林不但没有顺利拿到国家赔偿,还在2000年5月收到了淮南中院一份中止执行赔偿的裁定。

    记者看到,这份裁定书的内容为:八公山区法院和区检察院分别向八公山区政府书面报告,要求区财政拨转款予以赔偿。但区财政拨款未到位,区法院及区检察院无履行能力,根据民诉法规定,中止执行赔偿。

    “从拿到《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书》,决定给我国家赔偿,到现在已经快15年了,但是我一分钱都没有拿到。”鲍继林说。

    □部门说法

    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对此事也感到很不解

    10日,记者专门陪同鲍继林前往相关部门咨询此事。上午10时许,记者和鲍继林一起来到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

    “鲍继林,我知道你这个事情。为了你的事情你父亲曾来找过我,现在赔偿还没有到位吗?”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控告和申诉科接待室一位蔡姓负责人对鲍继林说。

    “父亲因为这个事情,病倒后不久就在1999年去世了……”鲍继林说。

    “这是你对你父亲一辈子的愧疚。”这位蔡姓负责人同情地说。

    随后,蔡姓负责人按照该院接待室的接待程序,认真地将鲍继林前来表达的诉求详细记录下来:“我下午向领导汇报,你留个电话,有结果我通知你。”

    在接待过程中,这位蔡姓负责人详细了解鲍继林的情况后也表示,鲍继林之后个别人的国家赔偿款都已赔偿到位,鲍继林的为何还没落实,他也感到很不解:“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的法律法规也可能有所变化,建议你找个律师咨询一下,来维护你的权益。”

    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法院:一万八赔偿随时可付

    10日上午10时40分许,记者又陪同鲍继林来到了八公山区人民法院。11时许,一位院领导出面接待了鲍继林。得知记者身份后,院方一位负责人称:只和当事人谈,希望记者回避。

    20多分钟后,鲍继林出来向记者转述,称法院把“准备好的”18000元钱带来了,但是他没有接受,“我不能不明不白地就把钱拿着了,财政15年都没钱赔偿,为何现在忽然就有钱赔偿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鲍继林还告诉记者,其实在8月7日上午,院方曾派人将18000元钱送到他家,也被他拒绝了:“因为冤案,我工作没了,赔偿也迟到了十几年,你说该不该有个说法?”

    如今鲍继林还寄居在母亲家,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干重活,只能在菜市场和妻子摆摊度日,“每天赚二三十块钱,要不是兄弟姐妹贴补我,早就过不下去了。”

    鲍继林现在有一个儿子,开学就上初三了,最近在网上看到关于父亲的事情,已经3天没有开口说话了,“孩子的心理受到了影响,我们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孩子。”鲍继林的妻子吴女士说。(来源:新安晚报 张涛)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吴梦洁】
  • 新华安徽官方微信
    新华安徽微信
  • 安徽头条微信
    安徽头条微信
  • 移动新华安徽
    移动新华安徽
美的空调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21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