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民生 时政 独家 旅游 图片
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坚守六十七载 信义老兵终圆英雄遗愿

2015-08-12 10:29:16  来源:  安徽日报

    1948年,在淮海战役一次战斗中,解放军某部副营长吴福龙为掩护战友身负重伤,牺牲前嘱托通讯员盛孝如帮忙找到其家人。盛孝如不负重托——

    “当时我是通讯员和警卫员,吴福龙营长对我特别好,晚上睡觉我都挨着营长睡。 ”8月10日,记者来到繁昌县马坝社区,忆起往事,90岁的盛孝如侃侃而谈。较之一年前的焦虑,老人如今面露欣慰之色:“英雄的后人找到了,心愿完成了。老营长,我对你的承诺终于兑现了!”

    今年3月,盛孝如老人家里,迎来了几位从江西高安市远道而来的客人。他们正是盛孝如67年前在淮海战役战场上答应牺牲老营长吴福龙要找到的家人。盛孝如同英雄的家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盛孝如告诉记者,他1925年出生在繁昌马坝,1941年参加新四军,不久从皖南事变中突围,1945年北上参加解放战争。在其军旅生涯中,对他影响最大的要数营长吴福龙。

    67年不忘英雄嘱托

    “战场上,我们都互相救助过。有一次营长冒死把身负重伤的我从阵地上拖了下来。 ”面对记者采访,盛孝如回忆起当年的情形。 “他年长我7岁,小名叫春伢子,我们俩一起盖着2斤重的棉被。 ”盛孝如告诉记者,他双枪使得利索,因此成为吴福龙营长的贴身警卫员。

    “那时敌机在头顶轰炸,为掩护战友,一枚炮弹击中了吴福龙营长。牺牲前,营长嘱托我说,他是江西人,1938年偷着出来当兵参加抗日,后来参加解放战争,一直没有跟家人联络,希望我能找到他的亲人。”谈起当年战争场景和营长的嘱咐,盛孝如仍铭记于心。

    1948年,在淮海战役战场,刚20岁出头的盛孝如答应营长嘱托,同战友含泪挥锹用土将吴福龙的遗体掩埋。

    在1946年枣庄战役中,盛孝如也同样答应了同乡战友江明镜牺牲前的嘱托:“我家里有个儿子叫彩贵,战争结束后,你要帮我找到他、照顾他。”从此盛孝如将两位战友的遗愿牢记心中。

    1952年,盛孝如转业回到繁昌,从此开始长达60多年的漫漫寻亲路。转业后,他第一件事就是赶赴江明镜的老家,经过一个多月默默寻访,终于找到了彩贵。

    盛孝如激动万分,一把搂住江彩贵:“我是你父亲的战友,终于找到你了!”之后,盛孝如一直把江彩贵视如己出,先是把他接到繁昌工业学校读书,后帮助他分配到县园艺厂工作。 1968年,盛孝如还张罗着帮江彩贵成了家。这些年来,他们感情亲密胜似一家人。

    比起寻找江明镜后人,找寻吴福龙的亲人可谓困难重重。吴福龙生前曾留给盛孝如一张写有地址的纸条,可是战争时期风风雨雨,小纸条沾水后字迹模糊难以辨认。为此,盛孝如痛心疾首,但这没能阻止他帮战友寻亲的念头。只要有出差到江西的时机,他总不忘去好好打听一下,也曾委托亲戚朋友到江西四处寻访,可茫茫人海,终究没有下落。

    如此坚持寻找60年,一直无果。随着岁月流逝和年龄增加,加之头部当年在战场上留下的旧伤复发,盛孝如担心有生之年无法完成老营长的嘱托。

    “如今,你们兄妹仨长大了,一定要帮我找到老营长家人,他是个了不起的英雄! ”小儿子盛毅理解父亲的心思,也钦佩父亲的诚信,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父亲完成老营长留下的遗愿,全家人都全力支持这个决定。“由于我在铁路上班,只要有机会就嘱咐朋友或同事在江西或周边省份寻访,自己也跑过多次,可老营长的家人一直没有找到。 ”盛毅说。

    事有凑巧,就在今年,一个同样在寻找“战友”的人与盛孝如和盛毅的命运发生了交集。他是邵建波,一位做好事做了30多年的慈善家。

    爱心人士结缘老兵

    “随着父亲年迈,长期寻找没有结果,老人愈加焦虑。 ”盛毅告诉记者,直到去年,他看到央视《等着我》栏目,于是向其求助。由于老人身体不好,没法赶赴北京录制节目,节目编导非常热心地向他们推荐了全国拥军模范、全国爱心形象大使邵建波帮助他们寻人。

    若非40多年前,南京太平门前发生的那场意外,邵建波也许不会毅然决然踏上公益之路。

    “当时,一辆汽车飞驰而来,一位身着军装的人把我扑倒在地,我右手至今还有一道伤疤。我想当时他一定伤得不轻,救下我,没留下姓名就走了。 ”回忆起当年场景,邵建波仍心有余悸,而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后来,邵建波边寻找恩人,边助残扶弱,替别人完成心愿,帮助他们实现梦想。此后,他来到山东德州投资兴办企业。在此期间,他接触到抗战老兵这一特殊群体,对国内的不少抗战老兵进行了捐助,并设立抗战老兵关爱基金。

    今年初,在央视《等着我》栏目等媒体牵线搭桥下,盛毅终于找到邵建波,希望他能帮助实现父亲的心愿,找到吴福龙亲人。由于吴福龙老家在江西高安,因此邵建波赶赴江西,与当地爱心人士一同寻找,无奈缺乏足够多线索,找寻没有结果。

    “你们要找的人就是我舅公。 ”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归途中,邵建波接到一位叫罗爱华女士发来的短信。两天后,邵建波与其他爱心人士前往江西南昌与罗爱华会合,再奔赴吴福龙老家高安。

    经过比对盛孝如和罗爱华双方提供的信息,最终确认罗爱华舅公就是盛孝如的战友吴福龙。

    “老营长,你的功绩得到追认,我的心愿全部完成了,你好好安息吧! ”得知找到英雄后人的消息,盛孝如老泪纵横……

    “盛老几十年如一日不懈坚守和爱心人士的接力,让我们看到了人间真情。若至今还没有找到,我们还会继续寻找下去。”罗爱华说。前不久,罗爱华以及吴家的另外3位后人再次来到繁昌,和盛孝如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英雄事迹永远铭记

    “英雄的鲜血换来了今天的幸福生活,应当永远被铭记。”追忆过往,盛孝如感慨万千,他忍不住向记者展示了他从部队带回来的马刀,在自家小院挥舞起来。

    盛孝如告诉记者,1948年淮海战役时他所在的部队是解放军第三野战军25军19师56团,时任团参谋长是何继生,他的营长是吴福龙。

    “一营营长刘锦章、教导员李云、副营长吴虎龙率领全营隐蔽于贾家岗以北李家大村以南的洼地,待援敌进入伏击区后,向东出击,斩敌腰部,会同二、三营歼敌于龙王庙附近。 ”时任新四军56团 (第三野战军25军19师56团前身)团长王培臣在回忆录中记录道。

    经过邵建波考证,“吴虎龙”实际上就是“吴福龙”,根据江西高安当地方言,“虎”“福”读音相近。而且,史料中也出现了“何继生”这个名字。据此推定,史料中提到的56团正是盛孝如所在的部队番号。

    根据王培臣回忆录,1945年8月,新四军七师十九旅部队对巢湖望城岗、含山运漕镇的日伪军发起进攻,以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其中,56团曾参与左路进攻。不难想象,在当年同日伪军激烈战斗中,吴福龙定是英勇善战。 “吴营长十分了得,打死不少鬼子,他是人们敬仰的英雄。”盛孝如说。近日,盛孝如获选今年6月“安徽好人”。

    日前,盛毅、邵建波带领着吴福龙的后人一行7人,来到繁昌县盛孝如老人家中,进行了声像和书面资料采集,作为史料保存,希望后人记住那段峥嵘岁月。 今年3月6日,吴福龙的后人见到盛孝如,难掩内心激动。 (通讯员 杨华 记者 柳文)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吴梦洁】
  • 新华安徽官方微信
    新华安徽微信
  • 安徽头条微信
    安徽头条微信
  • 移动新华安徽
    移动新华安徽
美的空调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225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