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民生 时政 独家 旅游 图片
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她们的情书 比男子更炽烈

2015-08-20 16:41:18  来源:  华西都市报

    【女人篇】

    陆小曼写给亡夫徐志摩的信(选)

    我深信世界上怕没有可以描写得出我现在心中如何悲痛的一支笔。不要说我自己这支轻易也不能动的一支。可是除此我更无可以泄我满怀伤怨的心的机会了,我希望摩的灵魂也来帮我一帮,苍天给我这一霹雳直打得我满身麻木得连哭都哭不出来,浑身只是一阵阵的麻木。几日的昏沉直到今天才醒过来,知道你是真的与我永别了。

    摩,慢说是你,就怕是苍天也不能知道我现在心中是如何的疼痛,如何的悲伤!从前听人说起“心痛”我老笑他们虚伪,我想人的心怎么觉得痛,这不过说说好玩而已,谁知道我今天才真的尝着这一阵阵心中绞痛似的味儿了。你知道么?曾记得当初我只要稍有不适即有你声声的在旁慰问,咳,如今我即使是痛死也再没有你来低声下气的慰问了。摩,你是不是真的忍心永远的抛弃我了么?……

    丁玲:最大胆率真的

    情爱表达

    即使放到80多年后的今天,丁玲写给冯雪峰的《不算情书》也能算得上是“赤裸裸”的表白。丁玲的大胆与坦率,在民国女文人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我这两天都心离不开你,都想着你。”“我真真的只追过一个男人,只有这个男人燃烧过我的心,使我起一些狂炽的欲念……这男人是你。”和冯雪峰相识相恋,是那么的不合时宜:初次相遇时,丁玲已有了胡也频,几年后,爱情之火再次燃起,而冯雪峰已结婚,然而,丁玲却从未掩饰过自己的这份感情。

    1933年,丁玲被国民党软禁,以为她已经遇害的冯雪峰为了纪念她,将她写给自己的信发表在《文学》杂志上。“真有过宁肯失去一切而只要听到你一句话,就是说’我爱你!’”这封信写于1931年,当时,胡也频已经遇害。面对丁玲的心意,已有家室的冯雪峰最终被理智打败,然而,两人仍保持着通信。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马晓兰】
  • 新华安徽官方微信
    新华安徽微信
  • 安徽头条微信
    安徽头条微信
  • 移动新华安徽
    移动新华安徽
美的空调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1632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