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民生 时政 独家 旅游 图片
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她们的情书 比男子更炽烈

2015-08-20 16:41:18  来源:  华西都市报

    许广平:从思想的碰撞到

    爱情的火焰

    在追求爱情的路上,许广平比鲁迅更主动。如果没有她,就没有这一段惊世的忘年恋。

    她与他相差17岁,一个是学生,一个是老师。鲁迅的谈吐和见识,如果一块磁石,将许广平吸引;而许广平的到来,亦是打破了鲁迅犹如死水般的感情生活。

    两人的通信,始于许广平。学者王得后说,最初他们讨论的话题只关乎教育、学生运动、人生哲学,不带恋情。然而,正是在不知不觉中,思想的火花燃烧成了爱情的火焰。1926年9月,鲁迅前往厦门大学执教,许广平则会到故乡广州,分别两地后,两人书信的内容,多了相思之情。

    “不自量也罢!不相当也罢!同类也罢!异类也罢!合法也罢,不合法也罢!这都与我们不相干。”在《风子是我的爱》中,许广平如此落地有声的告白,谁能不心动?最终,鲁迅抛下了一些顾虑,和许广平走到了一起。

    1929年5月,鲁迅回北平探望生病的母亲,有孕在身的许广平留在上海。不到20天间,两人通信二十二封。“我寄你的信,总喜欢送到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绿色铁筒内,我总疑心那里是要慢一点的。”许广平在信中写道。

    陆小曼:情在物是人非时

    陆小曼和徐志摩的爱情,如同雪花,浪漫却短暂。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陆小曼,向来追逐繁华,注定平淡的包办婚姻,自然给不了她想要的浪漫,直到她遇到了多情的徐志摩。然而,当两人“众叛亲离”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后,他们却渐行渐远,成为一对怨偶。

    一场意外,让两人相隔天涯。在徐志摩死后一个多月,陆小曼写了《哭摩》。“我深信世界上怕没有可以描写得出我现在心中如何悲痛的一支笔。”“摩!慢说是你,就怕是苍天也不能知道我现在心中是如何的疼痛,如何的悲伤!”

    突然的变故,褪去了陆小曼的华丽。这一时期的作品多为忆旧之文,细读这些文字,学者龙永干认为,与前期作品相比,它们依旧坦诚自然,但多了些温和平淡的真淳,《哭摩》就是其中的代表作。

    与爱人生离死别后,陆小曼远离了风月场所,不施粉黛,鲜与人来往。与以往沉醉在歌舞升平中的她,简直判若两人。她在《哭摩》中向心爱之人承诺:“我一定做一个你一向希望我所能成的一种人。”也许是经历了心灵中最重最深的痛,才会有这样的幡然醒悟。(华西都市报记者 吴冰清)

   上一页 1 2 3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马晓兰】
  • 新华安徽官方微信
    新华安徽微信
  • 安徽头条微信
    安徽头条微信
  • 移动新华安徽
    移动新华安徽
美的空调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1632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