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民生 时政 独家 旅游 图片
News.cn新华网安徽频道 〉 正文

裕森董事长回合肥 将与各方协商恢复生产

2015-08-31 13:16:45  来源:  中安在线

    裕森木业董事长曹昌仁:企业不该一味做大

  “我和裕森这22年,一路走来都是在向上,想不到今年摔了个大跟头。”8月29日晚上,在深圳呆了10天的曹昌仁回到合肥,在资金仍然没有到位的情况下,他马不停蹄地约见各界人士,希望能够让集团旗下的工厂尽快恢复生产。昨日下午,曹昌仁在东至路一家茶座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这些天来自己的心路历程和未来的打算。

  为啥陷入危机

  曹昌仁坦诚在今年栽了一个大跟头,他总结经验教训时感叹,企业应该是做强、做稳”,而不是一味的做大”。谈到这次危机的原因,他觉得在经营、团队、危机处理方面都有问题,最根本的是他过于乐观地预估市场会在短期下行后反弹,决心扩大规模。前几个月还在谈新三板上市的事情,基本都谈好了,现在却多出了个污点’。”未来路怎么走据介绍,裕森将瘦身减负”,不会收缩业务范围,但是一些赚不到钱的产品要淘汰,一些投资过大效率低下的部门该砍要砍,包括一些经营不好的门店。曹昌仁知道,破局的关键是,尽快赢得供应商、职工和市场的信任。而他的员工正在等待工资,客户们也在等待新房子的橱柜。

  “包”茶楼约谈多方

  8月29日晚上,曹昌仁从深圳飞回合肥。昨天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合同,是与深圳某投资公司签订的融资协议,“已经签了两个”。虽然钱还没到位,但是曹昌仁不能再无限制地等下去,他必须回到合肥给各方一个面对面的说法。

  整个茶座三楼几乎都是曹昌仁的同仁和一些谈话对象,而曹昌仁显得还算比较轻松。“今天主要是和市场上的一些合作方见了面,很多事情要和人家说清楚。”他认为,这些天媒体报道“放大了”裕森危机,坊间和网络的一些传言也给裕森带来负面效应。

  全力恢复生产经营

  曹昌仁说,当务之急其实并不是资金缺口,而是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包括肥东县政府、劳动部门、供应商、职工代表这几方,今天会坐下来协商,方案已经定好了。“一些债务没有处理掉的,可以跟人家谈,协商一下都没问题。”至于高利贷,他表示肯定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他说,裕森这个品牌在市场的影响力还在,“很多客户收不到货,但是不愿意退,还在等我们。”

  另外他透露,裕森股权改革的事情也有新进展,已经有三个投资方对入股有兴趣。

  举债四千万建龙塘基地

  1993年公司创立,历经22年,裕森成为了本土知名企业,在庐阳区和长丰双凤拥有两家工厂,曹昌仁说,今年公司木业产值增长率还达到27%,经营可谓一番风顺。 2013年,占地50亩的肥东龙塘基地开建,成了裕森发展的“分水岭”,短短两年半时间,龙塘基地厂房耗资6000多万元,就连购买设备也花掉了1000多万元。为了龙塘基地的建设,裕森从多家银行借贷,共贷款4000万元左右。曹昌仁说,那个时候从银行贷款比较容易,他非常乐观。

  一年收贷三千万仍乐观

  2014年金融形势风云突变,整整一年,裕森被银行收贷3000多万元。之前他还曾给同行做过担保,“结果对方企业出了问题,我们也被影响了。 ”企业流动资金越来越紧张,到了春节前,为给几百名工人发放工资及其他账目,曹昌仁开始向朋友及社会上一些小贷公司、典当行、投资公司借款。再加上政府的扶持,裕森度过了那个寒冬。

  曹昌仁说,虽说房产行业不景气,但裕森本身生产和经营都是呈上升趋势,当时他误以为“经济大环境势必上扬,银行金融紧缩也仅仅是暂时的”,借了高利贷。

  资金链断裕森终陷困局

  春节之后,金融紧缩形势丝毫不见回暖,民间借贷的沉重利息又接踵而来。与此同时,处于产业经济链下方的企业,也无法向他们按时支付欠款。 “我们外面也有1000多万元的欠账”。这令裕森原本就很脆弱的资金链雪上加霜。

  今年8月中旬,一个小供应商的讨债竟成了压倒裕森的那根“稻草”。曹昌仁说,8月中旬在肥东生产基地,一个其实只欠了3万多元的合作商,将工厂仓库大门堵住,并向员工扬言“你们老板欠我钱”。在他看来,从那时候起“人心不稳”了。(来源:安徽商报  记者 马翔宇、陶伟)

 

分享到:
【关闭】【打印】【责任编辑:房子妤】
  • 新华安徽官方微信
    新华安徽微信
  • 安徽头条微信
    安徽头条微信
  • 移动新华安徽
    移动新华安徽
美的空调
频道推荐
新华网视
专题推荐
推荐图片
视界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21116425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