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民生 时政 独家 旅游 图片
合肥新闻网 > 正文

[江淮晨报]夜晚里的大蜀山“动物世界”

2016年04月12日 15:26:31 来源: 江淮晨报

    

    泽陆蛙生活于稻田、沼泽、水塘、水沟等静水域或其附近的旱地草丛。

   

    北方狭口蛙在合肥并不常见。

   

    大蚰蜒,正在捕食蝼蛄。

  

    宁波滑蜥不喜欢潮湿的地方。

  

    少棘蜈蚣的毒颚非常锋利。

  

    花金龟喜欢吃苹果、梨等的花。

  

    盲蛛,不吐丝,在山区的树干、草丛、石块下或墙角处经常可见。

  

    多疣壁虎是原始的小型爬行动物,昼伏夜出。

  

    日本弓背蚁,大型的体长12mm,中小型工蚁体长10mm。

    对于大多数合肥人来说,夜爬大蜀山,看看夜景,吹吹山风,谈谈恋爱,仅此而已。你一定没有见过这样的大蜀山,蜥蜴、壁虎、盲蛛、青蛙、蜈蚣、步甲……这些野生动物其实一直生活在我们身边,因为昼伏夜出,大多数人才忽略了它们。4月8日晚,江淮晨报记者跟随青鸟自然博物中心高级工程师虞磊一起来到大蜀山,探访生活在这里的野生动物,经历了一个奇妙之夜。我们用镜头记录下另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大蜀山,和你一起分享。

    春风沉醉的夜晚,温度和湿度都让人感到舒服,19:30,我们如约在山脚下汇合,青鸟自然博物中心来了很多野生动物迷,他们个个都是热爱动物的小专家。手电筒、头灯、镊子、玻璃瓶……这些都是夜探大蜀山的必备“武器”。而对于我们来说,几个相机镜头,两把手电筒,接下来就是跟着虞磊老师细细探寻即可。

    “宁波滑蜥”,这个对于大多数非爬行动物爱好者来说,可能连名字都没有听过,然而,它就是我们此行寻找的主角之一。“我知道我知道!它和壁虎差不多大。”让我惊讶的是,这些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小动物迷们对于这个物种如此熟悉。

    我们并非第一次夜爬大蜀山,可这一次的感觉完全不同。上山时习惯性地走在路中央,才发现自己真是个外行。“我发现了一只大蜈蚣,一只大壁虎。”一分钟没到,孩子们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来他们都是沿着路两边走,头灯在墙壁和沟渠、草丛中游离。“这个不可以用手抓的。”虞磊赶了过来,用镊子将这只大蜈蚣驱逐到孩子们的玻璃瓶里。“少棘蜈蚣。”虞磊立即报出了第一位“朋友”的名号,“它那对骇人的大毒颚是捕食的得力工具,猎物一旦被盯上,就很难逃脱它那精、准、狠的攻击。”

    夜越来越深,草丛深处传来“呱呱呱”的声响。虞磊带着几个孩子进入草丛,这里有一个大池塘,塘边发现了这几只“小呱呱”,它们就是“泽陆蛙”和“北方狭口蛙”,虞磊告诉我们,北方狭口蛙在合肥并不常见,特别是城市里,几乎绝迹了,我们能发现它们还是很幸运的。“它是一个很奇特的动物,平时都躲在地下,下雨后才出来。”

    晚上10点左右,宁波滑蜥还未现身,“可能是前两天刚下了雨,它不喜欢潮湿。”虞磊说,以前在这个满是落叶的沟渠里,只要一跺脚,这些“小家伙”全都四处散开,可以看到很多呢。“我发现宁波滑蜥了!”说着,有孩子突然发出信号,在倚着沟渠长满杂草的石壁上,一只长十公分左右的四脚小虫快速跑着,一溜烟就躲进了石壁的小洞里,一会儿还探头出来,我们抓住机会赶紧给它来了张“写真”。

    经历了一个奇妙之夜,三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幸运的我们发现了预想中所有的野生动物,包括多疣壁虎、浙山蛩,少棘蜈蚣、步甲、宁波滑蜥、北方狭口蛙等,还有许多的意外收获,例如蛞蝓、交配中的烟管螺、绿叶上的花金龟、日本弓背蚁,还拍到了大蚰蜒捕食蝼蛄的场景。当晚,一一讲解完这些“大小朋友”之后,孩子们将所有的野生动物全部放生。

集成阅读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598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