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安徽> 安徽政协新闻网> 政协要闻> 正文
一个淮河荒滩的“逆袭”之路
本文来源: 人民政协报 2016-10-13 16:24:48 编辑: 戚韵 作者: 胡方玉
时至今日,八里河已经发展成为安徽淮河流域的重镇。而当年那条由干群共同开拓的自我救赎之路,在现今脱贫攻坚的背景下折射出积极的现实意义。

一个淮河荒滩的“逆袭”之路

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八里河的脱贫故事

阅读提示:

八里河,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县城南部的一个沿淮乡镇,因境内拥有一个国家5A级“八里河风景区”而远近闻名。

这个在今天看来风景如画的地方,历史上留给人们的回忆并不美好——上世纪90年代之前,景区及周围是一片十年九淹的荒滩洼地。百姓的生活水平也如地形一样,处于全县的“洼地”。

这一切,因一场历时数年、数万人参与的脱贫会战得以改观。

时至今日,八里河已经发展成为安徽淮河流域的重镇。而当年那条由干群共同开拓的自我救赎之路,在现今脱贫攻坚的背景下折射出积极的现实意义。

荒滩上的家庭变迁

9月21日下午,安徽八里河风景区内的气温还有些偏高,赵为云坐在自家便利店门外的凳子上,一边纳凉,一边照看生意。

今年70岁的老赵,是离景区不远的八里河镇赵郢村人。自打景区开放起,他就在这做小买卖。从最初的手推车到现在便利店,前后已有21个年头。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老赵一家的收入主要与景区相关。他的儿子媳妇都在景区里开游艇,有着较稳定的收入。而他的便利店,每年除了各种开支还能存下4万多元钱。

如今的老赵衣食无忧,这让吃了半辈子救济粮的他很是惬意,“现在的日子,得劲!”平日里他一边做生意,一边在小店周围做义务保洁员,忙得不亦乐乎。

老赵生活的八里河镇,处于颍上县的“锅底”,承接着483平方公里的来水。在他的记忆中,“淮河岸边打喷嚏的人多了,家门口都会发大水。”连年“种麦子涝麦子,种黄豆涝黄豆”,几无收成。

据清朝《颍上县志》记载:(八里河)众水所潴,故汪洋浩瀚,其势特大,淮涨则盈,消则涸——自古以来,这里小雨小淹、大雨大淹、不雨闹旱。

由于常年吃不饱肚子,年轻时的老赵总是胃疼。而现在生活好了,胃也不疼了。

赵为云的家庭变迁,是整个八里河镇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缩影。仅在景区的员工之中,就有将近200个家庭上演着类似的脱贫故事。

显然,这些农民家庭的变迁并不能独立于整个社会发展的大形势之外,但八里河的生活水平从全县的“洼地”变为先进已成现实。

2015年,该镇的人均收入为9860元,这在尚属贫困县的颍上是一个不俗的数据。按照县长窦灿辉的说法,八里河的经济水平“属于全县第一方阵”。而记者注意到,这个数据中还没有将农民为几百万游客提供服务的收入计算在内。

“有了人气,就带来了财气。”家住景区数公里之外的仁里村原支书孙多发告诉记者,每到旅游旺季,外地车辆无法开到景区,他们村周围成了临时停车场。他的儿子就用三轮车往景区送人,一天能挣300多元。

旅游业对“三产”的带动,是很多农民没有预料到的,但干部们早就想到了。赵为云至今都记得当年在景区建设的动员大会上,时任八里河区委书记张家旺说的那句话:“等公园(景区)建好了,你们就是在大坝上捏泥娃娃卖,烧开水卖,(挣的钱)也够吃的了。”

填平心中的“洼地”

这个让全镇农民尝到甜头的景区,是由一片荒滩洼地改造而来。“原先是叫农民公园,正式开放是在1996年5月1日。”八里河镇党委书记张斌介绍说。

一个令人不解的疑问是:在那个旅游业尚未兴盛的年代,一个吃穿都犯愁的地方如何想起来要建公园?

资料显示,该镇位于县城南部,因有一个三万八千亩的大湖“八里河”而得名。1982年,“国营颍上县八里河联营渔场”成立,八里河镇(当时为“区”)辖三个小乡和这个渔场。

因经济贫困,沿湖不少村民就靠着在渔场偷鱼为生,甚至个别干部也偶尔参与其中——贫穷,让干群都失去了向前奔的劲头。

1989年元月6日,颍上县委调整了八里河区委的主要领导。此时,摆在新书记张家旺面前的是三个几乎陷入瘫痪状态的下辖乡政府、一个连年亏损的渔场,以及一个“稀饭都不挂碗”的百姓生存现状。

新书记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抓干部建设。健全班子后,区委召开群众大会,在两万人的会场,张家旺说出了自己的工作思路:“今年新班子刚成立,大家下下劲,争取把鱼塘治好,挣钱了减轻大家负担;明年打一个大坝,把八里河南北的交通连上;后年再建一个学校,让娃们都上学。”

“这三件事说到大家心里去了。”当年参与会议的原镇政协联络组组长李希舜表示,八里河的穷,是地势造成的,同时也和交通不便和群众没文化有关。

区里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政策管好了鱼场。此后干部工资全部从鱼场中支出,百姓“三提五统”的费用也从人均70多元降到十几元。

政府兑现了承诺,百姓尝到了甜头。第二年11月,6000余名老百姓推着1300辆的架子车,连续奋战了58天,将八里河南北两岸的相连从梦想变为现实——“八里河东西长15公里,南北宽约1公里,全镇‘一湖分两地’。一直以来,南北岸百姓往来以及与外界交通仅靠渡船来实现。”原镇党委书记汤辉介绍称。

1991年,八里河中心学校再度落成,一个从幼儿园到高中一条龙教学的新式学校矗立在八里河岸边。

三年三大步!政府用实际行动,让干群逐渐产生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八里河地势虽处洼地,但不能让百姓的心也处于‘洼地’,一定要先把大家心中的‘洼地’给填平了!”此时,大家读懂了当年群众大会上传出的信号。

这一年夏天,一场特大洪水来袭,全区再度受灾严重,政府积极组织生产自救——经过三年积累后的八里河,灾后重建已不再步履维艰。

但浴“水”重生后如何进一步发展,是政府的一块心结——“得为百姓谋条出路!”

这时,区政府不远处的一片5700亩沼泽地,进入了众人视野。

“这2000多亩地势高一些,我们打个大坝,与洼地隔开,可以变成旱涝保守田;剩下的3000多亩洼地,防水养鱼,发展水产养殖;湖边的几处小岛可以建景点搞旅游,叫千年荒滩活起来。”这是一段载入八里河史册的发言,出自当时已经是副县长的张家旺之口。

他当时的想法就是化水害为水利,同时也让逐渐摆脱救济衣食的百姓有个休闲的去处。“社会主义嘛,就是要让百姓吃好穿好,还要玩好。”

   1 2  下一页   
新华网 | 劳动光荣赢好礼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