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安徽频道 > > 正文

既没喝酒 也没劝酒 同桌醉驾身亡也担责

2017年11月13日 11:29:45 来源: 中安在线

    据安徽商报报道,家住巢湖市的严师傅在一工地从事内墙装饰工程,去年10月份的一天,他被工友叫去喝酒。回到工地睡一觉后,他驾驶摩托车出去,发生交通事故伤重身亡。事发后,他家人一纸诉状将与他一同吃饭的3名男子诉至法院。近日,合肥市中院对此案作出判决,不论是当时与严师傅共同饮酒的人,还是没有喝酒的,均被判承担相应责任。

    男子醉驾身亡 同桌3人被诉至法院

    去年10月20日中午11时左右,朱某某邀请严师傅、黄某某、帅某某前往饭店吃饭,严师傅驾驶摩托车应邀前往。

    朱某某、帅某某、严师傅3人喝了一瓶白酒,六瓶啤酒,黄某某没有喝酒。午饭13时左右结束,4人离开饭店,回到工地休息。

    因过了上班时间,加上喝了酒,当天下午他们没有上班。当日15时30分,严师傅驾驶摩托车,沿巢湖市105省道由东向西行驶,撞到道路边绿化带上的路灯杆,造成严师傅当场死亡,摩托车损坏。

    经鉴定,严师傅是颅脑损伤死亡,血液中乙醇含量为150.7mg/100ml。

    严师傅的突然离世给一家人造成巨大的悲痛,他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一对儿女,严师傅是家中的顶梁柱。

    家人在悲痛之余认为,当天与严师傅一起吃饭的朱某某等3人具有过错,他们将朱某某等3人诉至巢湖市法院,要求3人赔偿各项损失22万余元。

    男子喊冤:喝酒没参与也没劝酒

    严师傅家人称,朱某某、黄某某、帅某某明知严师傅驾驶摩托车来饭店吃饭,还安排严师傅喝酒,没有制止,3人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明知严师傅酒喝多了,只是劝其不要回家,但是严师傅此时已醉酒,失去自我控制能力,3人没有及时将他安全送回家,任由其驾驶摩托车,也没有通知亲属或送其到医院醒酒,造成惨剧的发生,具有重大过失。

    朱某某等3人则表示,他们不应该承担责任,当天吃饭时,朱某某、帅某某与严师傅一共喝了一瓶白酒、六瓶啤酒。因为喝酒均是自愿,黄某某并没有饮酒,其他3人均是喝多少倒多少,并没有任何劝酒行为。吃饭结束后,朱某某明确要求大家回工地休息,下午不用上班,也明确阻止严师傅骑车回家。大家回工地后各自休息,严师傅是在大家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宿舍换了衣服骑车回去,在骑车之前曾给其妻子打过电话,“可见严师傅当时的精神状态并没有达到醉酒状态”。

    黄某某更是喊冤称,他没有饮酒,也没劝酒,吃完饭也自行离开,自始至终均没有参与喝酒的过程,所以不应该担责。

    法院:未尽劝阻照顾等义务 3人被判担责

    巢湖市法院审理认为,严师傅是成年人,对自身身体状况、饮酒后驾驶摩托车可能产生的后果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他明知酒后驾车的危险性而不予控制或轻信能够避免,具有重大过失,承担主要责任。而同席人之间不仅负有不能互相拼酒、劝酒的义务,对饮酒过多者还应负有劝阻、通知、协助、照顾和帮助等义务。严师傅驾驶摩托车发生事故时,已经达到醉酒驾驶的标准,因此朱某某等3人应对严师傅的损害后果承担相应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严师傅对其损害后果承担95%的责任,朱某某作为饮酒发起与组织者,承担3%的赔偿责任,黄某某、帅某某作为同席者各承担1%的赔偿责任,判决朱某某赔偿各项损失1.2万余元,黄某某、帅某某各赔偿严师傅家人4000余元。

    严师傅家人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审认定的3人承担的比例过低。朱某某等3人也上诉,认为他们不应该承担责任。

    二审认为,一审法院确定各方的责任比例适当。

    近日,二审法院作出了终审判决,对部分赔偿数额稍作改判。(吴梦君 张剑)

[责任编辑: 吴万蓉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集成阅读

  • 安徽合肥举办“联合国糖尿病日主题活动”大型义诊

    安徽合肥举办“联合国糖尿病日主题活动”大型义诊

  • 安徽巢湖:武警官兵爱心接力助贫困女童圆梦

    安徽巢湖:武警官兵爱心接力助贫困女童圆梦

  • 皖南川藏线 最美红杉林

    皖南川藏线 最美红杉林

  • 安徽:草根创客大比武

    安徽:草根创客大比武

  • 安徽肥西:初冬收藕忙

    安徽肥西:初冬收藕忙

  • 塔川冬色趁云雾 远山近水掩人家

    塔川冬色趁云雾 远山近水掩人家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51121945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