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安徽频道 > > 正文

诗人余光中去世享年90岁 曾与安徽有两段情缘

2017年12月15日 08:19:13 来源: 中安在线

    据安徽商报报道,诗人余光中12月14日上午10时4分病逝,享年90岁。他的代表作有《乡愁》《白玉苦瓜》《记忆像铁轨一样长》《分水岭上》等。余光中的去世引发文坛“一片乡愁”。这位老人在晚年频繁回到大陆,结下众多诗缘。1946年,18岁的余光中从重庆坐船回南京,途经安庆曾短暂停留;而2011年,余老来到池州参加诗会,在此留下一段安徽文坛的佳话。

余光中

    家属放弃急救平静离世

    综合澎湃新闻报道,余光中12月14日上午10点4分因脑中风并发心肺衰竭在台湾高雄医院逝世。

    医院副院长黄尚志14日午间表示,11月27日,家属发现余光中嗜睡、说话不清楚,送他到高雄医院急诊。经医师诊断为急性脑中风,住院期间陆续并发心衰竭及肺炎,产生肺浸润的现象。医疗团队与家属商量医疗计划,签署放弃急救同意书。 13日晚上,余光中由加护病房转出到普通病房,14日上午由家人陪伴在身旁,平静离世。

    生平:著作颇丰,先西化后回归

    1928年10月21日,余光中出生于南京。余光中十岁时,随着抗战的开始,母亲带着他流亡于江苏等地,然后到重庆。在这里他和母亲度过了相依为命的中学时光。考大学时,余光中同时考取金陵大学与北京大学外文系,因为母亲的挽留,他选择留在南京。 1949年他随父母迁香港,次年赴台定居。

    余光中从事文学创作超过半世纪,在现代诗、现代散文、翻译、评论等文学领域都有涉猎,作家梁实秋曾称赞其“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可以说,余光中先生是个复杂而多变的诗人。他变化的轨迹基本上也可以说是我国台湾地区整个诗坛30多年来的一个走向,即先西化后回归。在台湾早期的诗歌论战和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乡土文学论战中,余光中的诗论和作品都相当强烈地显示了主张西化、无视读者和脱离现实的倾向。如他自己所述,“少年时代,笔尖所染,不是希顿克灵的余波,便是泰晤士的河水。所酿业无非一八四二年的葡萄酒。”

    今年10月,余光中先生庆祝90大寿时,新闻报道称,那天他提到了欧阳修的诗抒发心情,“黄栗留鸣桑椹美,紫樱桃熟麦风凉。朱轮昔愧无遗爱,白首重来似故乡”。

    余光中1956年与表妹范我存结婚,他有四个女儿,分别取名珊珊、幼珊、佩珊、季珊。

    与安徽的两次相遇

    在2011年举行的“三月三·池州杏花村诗会”上,本报记者陆慧敏曾专访余光中,与这位老人长谈他的“乡愁”。

    梳理余光中访谈中的安徽情缘,他第一次与安徽相遇是在1946年抗战胜利之后。彼时,18岁的余光中从重庆坐轮船回到南京,船在安庆暂时停靠。短短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爬上了安庆的振风塔,饱览了安庆江边的风光。用余光中自己的话来说,“如果我不上岸的话,就等于没有踏上安徽的土地。”

    两个多小时的缘分,一牵就是半个多世纪。 2011年4月,余光中先生受安徽青阳人、浙江大学江弱水教授之邀,从杭州经宣城到池州参加“三月三·池州杏花村诗会”。彼时余光中已年过八旬。两天的诗会里,老先生精神矍铄,登敬亭山、游清溪河,在诗会上吟一首《寻李白》令举座皆惊:“酒放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尽管一生游历诸多,但晚年的余光中还是被皖南的景色所倾倒。“安徽皖南文化底蕴很深。你看走到哪儿都是李白、杜牧,这是我们的文化遗产,值得我们重视。我们这一代要努力接好古人的棒。”(记者 杨菁菁)

[责任编辑: 吴万蓉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集成阅读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51122114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