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安徽频道 > > 正文

中科大四名师生赴南极科考 将参与新考察站筹建

2017年12月18日 11:08:42 来源: 中安在线

    今年中科大有四名师生参与中国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由于科考任务的不同,四人将相继出发,分赴不同的考察点。12月17日,科考队员之一,中国科大极地环境实验室博士生吴礼彬接受江淮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他将于1月动身前往长城站。据悉,今年,科大还将参与第五个南极考察站的建设工作。

    将在南极参与筹建新考察站

    这是中国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科考队将在南大洋、阿蒙森海、长城站、中山站、罗斯海等地开展科学考察活动。今年,中国科大极地环境实验室派出四名师生参与。“我是承担一个基金委的项目,考察的课题是企鹅的生物传输对南极生态环境的影响。”吴礼彬介绍,“简单来说,就是关注企鹅生活对湖泊、土壤、植被等生态环境的影响。我们还会对比一下有企鹅的岛屿和没有企鹅生活的区域,看看有什么不同。”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中国还将新建第五个南极考察站——恩格斯堡岛新站,这也将是我国纬度最高的考察站。同时,我国拟在新站周边阿德雷企鹅繁殖地划定国际特别保护区(ASPA),对当地企鹅生态群落进行保护。这是我国首次在国际上提出南极特别保护区的规划。

    “我们实验室的高月嵩就将在新考察站工作,担当新站企鹅保护区野外调查小组三位成员之一,负责当地企鹅群落分布格局及历史演化过程的调查和研究,其样品、数据及研究结果将为企鹅保护区的申报提供重要依据。”吴礼彬告诉记者,还有另外两名考察队员的课题是大气环境的研究。“一个和我一起驻地长城站,做大气研究,另外一个会登上雪龙号,在船上科考。”

    PVC管+铁锹科考装备并不都是高大上

    研究重点是企鹅,吴礼彬便不需要登上雪龙号科考,而是直接赶赴长城站,在当地驻守1个月时间。

    “队员们承担的任务不同,我没有上船科考的任务,肯定是有点遗憾。”吴礼彬告诉记者,他将在1月动身前往长城站。在这之前,他所需要的科考设备已经全部准备好,寄往极地中心。“我的设备会通过海运方式直接寄到长城站,我只需要人到就可以了。”

    南极科考的装备并不如想象中“高大上”,“主要是采集土壤、水样、沉积物的采样工具。比如采集沉积物需要深入地下,就需要PVC管;采集土壤用铲子就可以,有金属的、木质的。”吴礼彬说道。

    在南极期间,吴礼彬还将登陆有企鹅岛之称的阿德雷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考察点,它是一个自然保护区,我们的科考活动需要提前申请许可证,有证件才可以进入。”吴礼彬告诉记者,他预计将采集50斤左右的样品回到合肥,并据此做研究。

    南极正值夏天,气温比合肥还高

    如今,南极正值夏天。吴礼彬告诉记者,目前长城站的最低气温在0℃左右。

    “现在好像没有合肥冷,但是当地风很大,野外考察还是会很艰苦,所以我们要穿特制的防寒队服,全副武装。”吴礼彬说,长城站在南极圈之外,没有极昼,但是白天的时间会非常长。“站内生活补给也不错,听说有信号、有WiFi,就是网速慢了点。”

    南极科考进行了30余年,科考队员承担的课题任务也在变化。吴礼彬分析说,他此次做的课题是“氮循环”。“企鹅粪便中有很多氮元素,这肯定会对当地环境产生影响。氮氧化物也是大气污染的一个源头,氮磷元素则是水体污染,是污染源。所以我们先在南极这个人类活动相对较少的地方,看看氮排放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五年四赴海洋岛屿科考

    吴礼彬正在攻读博士研究生的最后一年,南极将是他学生时代外出科考的最后一站。而此前,他的科考经验非常丰富。“2012年,我参加学校的科考协会活动,暑期到巴丹吉林沙漠徒步7天进行科学考察。在极地环境实验室科研期间,我分别去过南海、印度洋、西沙群岛考察。”

    “海上考察风景很美,但并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美好,还是挺枯燥的。”吴礼彬告诉记者,“在西沙群岛,我的考察对象是海鸟、海岛生态。可惜的是,我并没有看到几只海鸟。”吴礼彬说,在过去100年里,西沙群岛的海鸟数量锐减,“有环境气候变化的原因,也有人类活动的影响。我们在岛上还是可以看到大量海鸟曾经活动过的痕迹,那边有很厚的鸟粪沉积层,说明历史上这里有很多海鸟栖息、生活。”

    “海鸟的粪便给西沙群岛的植被提供了很充足的养分,所以植被才会那么茂密。如果是一个没有植被、光秃秃的海岛,它会很不稳定,可能一场台风后就不复存在。可以说,因为有这么多海鸟的存在,我们才会有这么美丽的海岛。”吴礼彬说道。(晨报记者于巧妮)

    

[责任编辑: 周雨濛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集成阅读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27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