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安徽> 新闻中心> 要闻> 正文
620公里跨越三城,铁路一家的除夕团圆饺子
本文来源: 新华网 2017-01-30 16:14:34 编辑: 周雨濛 作者: 陈诺
2016年除夕,老石在车间备班,“石头”则担当了上海南至重庆北的列车乘务工作,又将是一年缺席的年夜饭。这一次,高红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与爷儿俩在不同城市吃上一顿团圆饺子。

新华网合肥1月30日(记者 陈诺)“如果事先知道她要这么做,我肯定不会同意。”回想起去年除夕,远在安徽蚌埠家中的妻子奔袭620公里,为在合肥站执勤的自己和上海站执勤的儿子送饺子的场景,石斌抱怨的同时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作为合肥车辆段运用车间的一名列车检修员,54岁的石斌与大大小小的车轮、零件打了36年的交道,“在家过年的次数用手指头都能掰算出来,顶多七八次”。

老石的儿子石鸿翔,小名叫“石头”,2013年退伍回来后一头也“闷”进了铁路,在上海客运段担当一名列车乘务员,这三年多的每个除夕也都在列车上度过。

聚少离多成为了这个铁路之家的过年常态,这可愁坏了妻子高红。“虽然我明白铁路人的工作状态就是这样‘漂’着,然而大过年的缺了我人生最重要的两个人,还是会牵挂”,高红说。

2016年除夕,老石在车间备班,“石头”则担当了上海南至重庆北的列车乘务工作,又将是一年缺席的年夜饭。这一次,高红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与爷儿俩在不同城市吃上一顿团圆饺子。

高红故作随意地打听了爷儿俩的工作时间,再上网确定了自己的“奔袭”路线和车次安排。腊月二十九下午,高红把先前从父亲家的自留地里挑的一篮子荠菜洗干净,拌上先前准备好的猪肉馅,和面、擀面皮、包饺子,一气呵成,“一想到爷儿俩看到饺子时的吃货模样,我一点也不觉得累”。

年三十一早,高红五点多就起了床,分两次各下了40个饺子,小心翼翼装在了两个保温桶里,“提着两个桶,我就夺门而出了”。空气里浓浓的过年味道,高红说自己满脑子担心误了车,饺子凉了、爷儿俩换班了,错过这顿难得的年夜饭。想着想着,上午9点20,高红的第一站——合肥站很快到了。

“你怎么来了?”,老石见到妻子几乎是喊出了这句话。高红打开保温桶,饺子蒸腾出的热气铺面而来,老石也顾不得形象,直接拿手抓了饺子就吃,“热腾腾的饺子一下子让我有回家的感觉了”。

没敢长时间的停留,高红的团圆饺子之旅又重新出发,坐上前往上海的动车,此时的石头,还在列车存车线里进行出发前的准备工作。

“我当时正在卧铺车厢铺床单,回过头看见我妈,一下就懵了”,“石头”说根本没想到妈妈会带着饺子来看他,“我一口包了两个饺子下肚,一吃就知道是姥爷家的荠菜”。

然而列车要从存车线驶入车站,团圆饺子吃不完,儿子就要离开。就像无数个电影、新闻桥段一样,列车发动缓缓向前,高红不由自主地跟着火车小跑起来,此时车厢内的“石头”已是热泪盈眶。

“石头”觉得这个场景熟悉极了,2010年入伍时,他吃了同样的饺子,看到了站台上母亲同样的奔跑,“这几年都没怎么在家呆着,7年过去,觉得妈妈也不再年轻了”。

2017年除夕到来,不出所料,今年老石一家又无法团聚。“石头”腊月二十九日开始担当为期4天的上海南至重庆北的列车乘务工作,老石也在除夕担当合肥到北京的列检工作。腊月二十八,老石一家简单地吃了农历猴年的最后一顿“团圆饭”。高红将儿子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和牛三样早早地装进了背包,老石爱吃的猪蹄也已在饭锅里炖上。

去年620公里的奔袭犹在眼前,今年的除夕又到来,这一次这一家三口距离更远了。高红坦然地说,离别是每个铁路家庭的过年常态,“正是我们的小别离,才能换得更多旅客的大团圆”。

标签: 团圆 除夕 饺子
新华网 | 劳动光荣赢好礼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