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安徽> 新闻中心> 新华社记者看安徽> 正文
他们与老民警的“独家记忆”:基层所有苦他都吃过
本文来源: 新华社 2017-02-06 07:21:58 编辑: 房子妤 作者: 陈诺
大年初四,万家团圆的日子,陈春芳却坚守在岗位上,连续值班24小时后,突发疾病去世,年仅53岁。

新华网合肥2月5日电 题:他们与老民警的“独家记忆”:基层所有苦他都吃过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陈诺

2月4日,安徽省合肥市天气阴沉,一场千人集体送别老民警的追悼会在殡仪馆举行。哀乐响起,广场上肃立的警察战友一起脱帽致敬,自发前来吊唁的人们举起手中的白色横幅,“我们的好陈哥,安息吧”“累了,就睡吧”“好警察,一路走好”。

大家口中的这位好警察叫陈春芳,生前系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大年初四,万家团圆的日子,陈春芳却坚守在岗位上,连续值班24小时后,突发疾病去世,年仅53岁。这场追悼会上,人们似乎都能找到与这位老民警的“独家记忆”。

“互送了苹果祝平安,他倒下却没再起来”

1月30日,大年初三,陈春芳告别了90多岁的老父亲,从安庆市潜山县的老家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参加战训备勤。当天和陈春芳一道执勤的是蜀山分局一大队副大队长刘荣华。回想当天的情景,他仍然记忆犹新,“老陈那天提前10分钟就到岗了,我们当天上午开展了节日期间的督查工作,下午他又和我一道在市政广场和之心城附近的两个巡查点执勤。”

因为过年,刘荣华特地洗了两个苹果,和陈春芳一人一个,互道平平安安。可下午执勤时,陈春芳突然感觉头有点晕。“我让他回去歇会儿,他说可能是感冒不打紧”。

刘荣华在微信中发布的一篇追思文里写道,当天晚上在办公室值班,他和陈春芳聊了很多,“他说再过两年就要退二线了,要离开心爱的公安岗位了。还说前两天回家,看到母亲去世后老父亲一下老了很多。女儿一人在上海工作很是牵挂,希望她能尽快完婚,成立自己小家庭。还说自己抗寒能力强,身体当时感觉有点不适,挺一挺,等明天交班后再说。”

1月31日,年初四早晨八点,交班后的老陈前往医院,临行前对刘荣华说的最后一句是“节后见”,没想到却再也无法实现。在前往医院的路上,他头痛加剧,险些倒在半路上,被一名好心的哥送到省立医院南区抢救。1月31日22时40分,陈春芳因抢救无效去世,年仅53岁。

对他熟悉的朋友、同事,听闻他的辞世都表示非常意外。“老陈平时身体非常好,我们穿羽绒服,他有时只穿个半截袖,可能是真的累倒了吧。”与他有36年交情的安庆市潜山县治安大队教导员李尉峰说。

“基层警察的所有苦他都吃过”

陈春芳是一名从警33年的老警察,自参加公安工作以来,陈春芳先后在潜山县公安局刑警队、合肥市公安局三处、治安支队、蜀山分局南岗派出所、荷叶地派出所、指挥室、治安大队和国保大队工作。在很多人眼中,这个老民警似乎是万能的,“基层警察的所有苦他都吃过,大家的不少难题都找他解决的。”

2014年3月24日下午,合肥长江西路与潜山路交口检察院宿舍内,一男子吸毒后产生幻觉,持刀劫持一名女子,情况十分危急。接警后,时任蜀山公安分局指挥室主任的陈春芳火速赶到现场。见男子情绪激动,现场穿警服的民警只好撤离,留下着便装的陈春芳与男子周旋。

两鬓斑白的陈春芳自称社居委干部,和颜悦色地与男子聊起天来,舒缓对方情绪。为了给特警滑降创造条件,陈春芳不顾危险,慢慢靠近防盗门,吸引对方冲上前来主动攻击自己。千钧一发之际,特警滑降入室,果断采取措施将歹徒制服。

这样的一幕,在陈春芳33年的从警生涯中,上演过不止一次。他曾经只身一人对峙手持鱼叉拒捕的通缉犯;曾冒着可能被抱住坠落的危险从26楼救下轻生者。

“让老百姓少跑腿,把方便群众放在首位。”这是陈春芳的口头禅。靠磨豆腐为生的特困户张圣财今年已经63岁,2月4日早晨八点,他就赶到合肥市殡仪馆为陈春芳送最后一程。2010年,陈春芳从合肥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户政处调任南岗派出所任所长,上任第二天,就遇到一件棘手的事,这个张圣财因历史原因,未婚妻的户口一直未能办理下来,无法结婚。在了解情况后,陈春芳凭借娴熟的户政业务,及时开展原始资料收集、整理、上报等工作,最终帮助其未婚妻办理了入户手续。“申报了10多次都不行,没想到新来的陈所长帮我办下来了。”张圣财一家十分感动,拿出一沓钱来给他,陈春芳现场予以严词拒绝,老实憨厚的张圣财回家后,又送了桶豆腐来,也被陈春芳婉拒了,“这是公安机关应该办的!而且是必须办的!别放在心上!”

南岗警务区警长翟恩东说,像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南岗辖区群众就是在陈队长当年所做的一件件小事中聚起了对这位人民警察的深厚感情。

翟恩东回忆,一般办理户口需要先找社区民警签字,然后再到派出所窗口进行办理。但有时候碰到民警走访社区,群众就会面临白跑一趟的问题。陈春芳当时对他们说,一定要改变工作思路,社区民警不在,可先由窗口人员代收群众递交的户口材料,待社区民警回来后审核签字。

“对待下属,他总是严格要求,但对待老人,他永远无微不至,细心关怀。”蜀山区一家养老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在陈春芳任职南岗派出所所长时,总是尽心尽力为养老中心的老人们解决难题。当时有一位名叫余家芳的八旬老人无人赡养,又因为历史原因没有户籍,无法享受低保。了解这一情况后,陈春芳亲自来到老人曾经居住的地方调阅相关档案,找村委会相关人员了解情况,花了整整一周时间终于帮老人办好证件。

“他既是一位好民警,也是一个好爸爸”

在很多人眼中,事业和家庭往往是鱼和熊掌的问题,然而在女儿陈舟遥眼中,父亲陈春芳却处理得不错,“他既是一位好民警,也是一个好爸爸。”

“奶奶90多岁了,来合肥上不了楼,爸爸就愣是把奶奶从楼下背到楼上。”陈舟遥说,去年陈春芳的老母亲去世后,他匆匆为母亲办完后事即赶回单位,担心老父亲伤心过度,他临晚下班开夜车赶回老家,陪伴老父亲。

陈春芳从合肥的警校毕业后,在潜山县公安局干了八年刑警,多次荣立三等功。“我知道爸爸得过很多荣誉,但经历那么多危险的事情,他从没有告诉过我。”陈舟遥哽咽着告诉记者,她在上海工作,有时压力很大,“爸爸总会劝我,让我不要着急,但他从来不提自己工作上的压力。”陈舟遥曾对父亲的工作表示很大的不解。“我有时会问爸爸,你这么累为啥呢?人活在世上不容易,为自己多想一点不好吗?他却告诉我,他身为一名警察,身为一个爸爸,有责任在肩。这句话,我到现在才真正明白。”

老民警陈春芳走了,有这样一段文字,在朋友圈“刷屏”:“你是忠诚勇敢的人民警察,也是热心乐观的好兄长。对我们来说,你从来不会离去,你就在这里,和我们一同守卫城市的安宁”。(完)

新华网 | 劳动光荣赢好礼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