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安徽频道 > > 正文

【家味】他们说爹爹做的年糖最有味儿

2018年02月12日 10:25:47 来源: 中安在线

    有些食物为了果腹,有些食物为了相逢,年糖属于后者。

    接到远在湖南的儿子打来的电话,池州市渚湖姜村村民姜少林开始了一年一度的仪式——制作年糖,他要为腊月二十六回来过年的小孙子,准备“爷爷的礼物”。

    在各式零食琳琅满目的今天,年糖实在显得太过朴素甚至过时,但因为和年的记忆连在一起,总让人怀有超出味道本身的期待。

    对于姜少林来说,即使年糖已经随处可买,却依然是自己亲手制作的才好,“只有自己做的,才是过年的味道。”

  

    为了买到正宗的麦芽糖,姜少林要走几十里的山路。覆盖着厚雪的山道,湿滑难走,姜少林却走得分外轻快,他在一个熟悉的山民家,买到了农家手作、原生态的麦芽糖。

    回到家,姜少林把麦芽糖敲碎,放在洗净的柴火锅里,大火熬煮。很快,坚硬的糖块变成浓稠的糖汁,在锅里咕嘟嘟地冒着泡,“一开始气泡小,我们叫它‘筛子眼’,越煮气泡越大,我们这叫‘猪肚泡’。”姜少林一边制作,一边乐呵呵地解说制作过程。等到糖色变得透明,可以拉成薄膜,用气一吹,随风飘舞,这糖才算真正熬好,村民们形象地叫这个过程——“飞纸空中飘”。

    熬好的糖汁被分为两份,一份放入颗粒饱满的芝麻,炒制芝麻片。另一份出锅放在一边,另作灌心糖。

    此时的锅里,糖的甜,芝麻的香早已融为一体。出锅后,压成饼、割成条、切成片,伴随着清脆的刀切声,香脆可口的芝麻片也就做好了。

    接着做灌心糖。渚湖姜村原本并不做灌心糖,这是姜少林年轻时,凭着自己的摸索创制的,没想到很成功,就成了每年的必备。贫穷年代,这是一个年轻父亲,为孩子变得“魔术”。

    拉糖是做灌心糖最重要的工序,姜少林将凝固的糖条套上特质的木桩,用臂力不断缠绕、拉长,如此反复,透明的糖条渐渐变白变韧。取下后,和山芋粉一起,和成一张“面饼”,中间倒入芝麻馅料,搓捏、捋顺成一根细细的长条,再用剪刀剪成棉花糖一样的小块,纷纷扬散落在筛子里。

    蘸上山芋粉的灌心糖,软软糯糯不粘手,捏一个放进嘴里,热气腾腾的糖心,就会流出来,在牙齿上、口舌间蔓延。嘴边、鼻尖留下的白色山芋粉,成为孩子间玩闹逗趣的对象。

    姜少林说,过去年味特别足,“小孩子看到大人熬糖、杀猪,就乐得不得了,跟在大人后面要糖吃。”姜少林的儿子17岁独自离家闯深圳,后来又辗转到湖南,在异乡创了事业、安下家。但皖南的这个小山村,始终是他梦开始的地方,不管多远,都会循着糖味,回家过年。

    姜少林将做好的芝麻片、灌心糖小心翼翼地放进糖罐封存,想象着孙子揭开那一刻的惊喜。他说,希望孙子像他一样老的时候,还能记得这个味道,坐在摇椅里,向他的孙子讲述,小时候在爷爷家过年的快乐。

    在渚湖姜村,人人都会唱“罗城民歌”。因为太过于熟悉年糖的制作过程,姜少林就编了首《熬糖歌》,用的,正是相思调,“腊月二十三,家家忙得欢,半夜起,五更睡,都为过年忙。对面姨表姐,邻居二大娘,洗糯米,剖干柴,再熬麦芽糖。火在锅下烧,糖在锅里笑,筛子眼,猪肚泡,飞纸空中飘。糖往桩上套,一拉白枵枵,好糖色,好吉兆,来年好运到。”在清亮的民歌声中,做年糖、吃年糖,让相逢、相聚的日子变得分外甜蜜。

    冬季,在这个一年中最冷的季节,却有一个最暖的节日让我们与亲人相聚,这是祖先们的智慧,更是时间季候的恩赐。

    吃了年糖,拥抱过亲人,再回到我们拼搏的城市,一定会更加努力,更有勇气。(文字 彭旖旎 视频 王宣 李浩 郑武文杰 崔小涵 夏亚男 张源)

    

[责任编辑: 周雨濛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集成阅读

  • 合肥:军民共迎新春 

    合肥:军民共迎新春 

  • 盲人陈德玉的“无缝”回家路

    盲人陈德玉的“无缝”回家路

  • 城隍庙里年味浓 满街高挂红灯笼

    城隍庙里年味浓 满街高挂红灯笼

  • 琴书小段:说说咱村新变化

    琴书小段:说说咱村新变化

  • 赶往异乡团聚的“小候鸟”

    赶往异乡团聚的“小候鸟”

  • 值班员老刘的“最后一次春运”

    值班员老刘的“最后一次春运”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06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