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安徽频道 > > 正文

栽下“摇钱树” 结出“幸福果”

2018年09月12日 14:41:51 来源: 安徽日报

  靠着金不换的“摇钱树”,从2014年到2017年,上胡家村先后有56户131人脱贫

  清晨5点不到,贫困户胡东木便起了床,给自己炒了一碗蛋炒饭后,出门上山。

  这里是绩溪县荆州乡上胡家村。每年白露是山核桃“开竿”的日子。今年风调雨顺,山核桃成熟早,喜日子便提前到了9月6日。这一年中的“大日子”不仅意味着丰收,更是贫困户脱贫的希望所在。

  “你家多少棵树?”记者与胡东木边走边聊。

  “50多棵挂果的,还有50多棵栽了3年多。 ”

  “今年能收多少? ”

  “去年1000多斤,卖了4000多块钱。今年应该比这多。 ”

  胡东木39岁,两个孩子,妻子残疾,父亲身体不好,前些年盖房子又欠了钱,日子过得苦。平时在杭州打工的他,这两天专程回来收核桃。

  “这两年日子怎么样? ”记者问。

  “好多了!过几年山核桃都挂果了,一年收入能过万,加上打工收入,会越来越好。 ”

  灯一盏一盏地亮了又灭了,越来越多的村民起床出门。抬头看西北,天色幽蓝深邃。转向东南,挂着一轮弯月。不远处,来龙山的剪影,黑黢黢。走着走着,嘈杂声越来越大,到了村口小道。

  这里早聚成了长队,骑三轮车的、步行的、推着独轮小车的村民,七嘴八舌哄笑着、攀谈着,憧憬着收成。 “为确保品质,也防止偷盗,全乡1万多亩核桃分成80多个卡点,每天专人把守。”人群中,荆州乡乡长舒添巍一边跟村民打招呼,一边告诉记者:“所有卡点今早6点放行。 ”

  村民胡金有推着独轮车,正等着上山。 “70多棵挂果了,还有50多棵没结,今年又栽了20多棵。”说到收成,胡金有咧开了嘴对记者说:“山核桃一年五六千,加上光伏发电和养猪,去年收入近9000元,前年我就脱贫了! ”

  县水务局的胡立青,今年4月到村任扶贫队长。“村里山核桃8000多亩,其中贫困户户均4亩左右,靠山核桃年收入少则四五千元,多的两三万元,这两年纷纷脱了贫。 ”胡立青介绍说。

  从2014年到2017年,上胡家村先后有56户131人脱贫,整村出列。

  时近6点,朝霞漫天。 “放行了!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关卡打开,人群喧闹着、欢笑着涌出去,很快散入山林间。

  一手抓技术培训,一手抓产业到户资金使用,帮助贫困户提产量、扩面积

  随着人流,记者走进山野。

  四处张望,村子东南西北全是山,山上全是绿茫茫的核桃林。越往山里走,“啪啪”声越大越密集。清脆的是竹竿敲击树枝,沉闷的是果子落地。 “村里全空了,人都在山上打核桃。 ”胡立青说。

  荆州乡地处天目山脉和黄山山脉交汇,禀赋突出,所产山核桃皮薄、肉满、个大。守着“摇钱树”,以前为啥还受穷?

  “荆州乡在绩溪县属最偏远的乡镇,过去交通不便,加上贫困户没钱没技术,管理跟不上,山核桃产量低、面积小,脱贫效果不理想。”荆州乡党委书记徐华斌介绍。

  有多偏?远在300多道弯以外。 “从家朋乡翻山到这里,一共351道弯。 ”徐华斌说。

  2016年,通往荆州乡的唯一一条乡村公路铺上了柏油。山上林道也作了硬化处理。乡里抓住特色种养业扶贫工程的政策机遇,把山核桃作为特色产业重点培育。

  “老胡,今年咋样?”到了来龙山一片林里,胡立青仰头对着树上喊。七八米高的树梢头,胡生杰举着细竹竿,仰着脖子正在打核桃,随口用方言回应着。

  胡生杰的女儿有残疾,看病让这个家庭深陷贫困泥潭。这两年儿子毕业工作,加上山核桃进入盛果期,收入提高,去年脱了贫。在胡立青的“翻译”下,记者与胡生杰聊起来。

  “你种了多少棵树? ”

  “挂果的100多棵,新栽40多棵。 ”

  “有扶持政策吗? ”

  “每亩补了300块钱。还培训打药防病虫害,增产两成多。 ”

  “今年收成怎么样? ”

  胡生杰笑了: “卖万把块钱没有问题! ”

  “一手抓技术培训,一手抓产业到户资金使用,帮贫困户栽下‘摇钱树’。 ”徐华斌说,2016年到2018年,乡里共安排4批次山核桃丰产项目,帮扶贫困户194户,发放补贴41.5万元,以抵扣农资费用,鼓励贫困户加强管理,栽种新树。乡里成立山核桃技术培训中心,去年组织病虫害和管理技术培训班12期,培训贫困户500余人次。

  在村里,记者遇到贫困户胡广国,他提着刚收下的两袋山核桃回来。“以前没钱买肥料、农药,管不好,产量低。现在每亩补贴300元,管理一年比一年好,去年收入3000多块钱。 ”胡广国说。

  2016年以来,上胡家村共安排4批山核桃丰产到户项目,涉及贫困户62户,发放补贴13.3万元,帮扶贫困户户均增加山核桃近1亩,增收超过3000元。

  发展深加工,由山核桃主产区向主市场转变,铺就长久增收之路

  9月5日晚,开竿前夜。村里荆州核桃机械化生产专业合作社厂房内,负责人胡名流最后一遍查看车间,兴奋地等待着第一批果子下山。

  记者看到,厂房内淘洗、去蒲、蒸煮、晾干等设备沿墙排开,擦得干干净净。“不去蒲的四五块钱一斤,去蒲晒干30多元一斤,加工后对外销售50多元一斤。做成核桃仁100多元一斤。再费点劲精选分级,价格更高。 ”跟山核桃打交道多年的胡名流说,要做强产业长久增收,必须发展深加工。

  “不管与省内的宁国比,还是浙江的临安比,绩溪山核桃产业都不强,原因就是深加工不足。”绩溪县扶贫办主任徐华琴认为。

  去年9月,由詹氏食品及三只松鼠合资设立的安徽松鼠云詹氏食品公司投产。以这家日加工量10吨山核桃的现代化企业为龙头,绩溪县县城西南边已形成一个山核桃产业集聚区,并吸引了临安10家加工企业抱团入驻。

  为何选择绩溪?安徽松鼠云詹氏食品公司生产总监方长兴说,绩溪山核桃品质优越,区位也有优势。 “绩溪位于临安和宁国之间,在这个山核桃产业带的中间,加工业市场空白大,正是布局时机。 ”

  随着4个山核桃加工产业扶贫基地、4个山核桃种植产业扶贫基地的落成,绩溪县逐步由山核桃主产区向主市场转变,正不断强化绩溪本土山核桃品牌,使其影响力持续向苏浙延伸。

  从山坡上望过去,上胡家村层层叠叠都是三四层小楼,外墙贴着白瓷砖,马赛克拼出喜庆的图画。时近中午,性急的人家已隐约传出轰隆隆的机鸣,那是新收的核桃在去蒲。很快,村里飘起青涩的味道。

  “靠着山核桃,这几年都盖了新房子。”胡立青说,这是党的扶贫政策“点石成金”,让这绿水青山成了金山银山,让乡亲们奔上了致富路。

    ·记者手记·

    取长补短精准脱贫

  在绩溪县上胡家村,当地选择山核桃作为脱贫特色产业,成效显著,许多贫困户因此增收脱贫。

  上胡家村为何能靠着山核桃实现脱贫?其一在于“取长”。上胡家村耕地少,但位于优质山核桃产区,种植历史悠久。宜农则农,宜林则林,当地选择山核桃产业,正是立足资源优势的扬长避短之举。其二在于“补短”。过去上胡家村守着好资源却成了贫困村,就在于贫困户们大多文化水平低,不懂技术和市场,尤其是缺乏发展资金,山核桃产量和质量上不去。有了扶贫好政策,提供技术培训和发展资金,解决了贫困户面临的种种问题,破除了制约产业做大的瓶颈,补上了增收脱贫的短板。

  如今,绩溪县加大培育引进山核桃深加工企业,补上“加工”这一短板,延长产业链,提高附加值。这无疑可以让当下的脱贫道路成为长远的富民之路。(记者 史力 见习记者 彭园园)

 

[责任编辑: 李东标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集成阅读

  • “大块头”新生军训记

    “大块头”新生军训记

  • 又是一年丰收季

    又是一年丰收季

  • 航拍:五彩斑斓调色板 丰收田野若棋盘

    航拍:五彩斑斓调色板 丰收田野若棋盘

  • 又是一年丰收季 徽州“晒秋”别样红

    又是一年丰收季 徽州“晒秋”别样红

  • 自制贺卡谢师恩

    自制贺卡谢师恩

  • 航拍:一色秋水碧连天 生态库区展新颜

    航拍:一色秋水碧连天 生态库区展新颜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23418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