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安徽频道 > > 正文

用“生命的礼物”助他人重获新生

2018年09月21日 11:07:33 来源: 合肥晚报

    ○捐献手术前,医务人员向捐献者集体默哀。 江默 摄

    ○妈妈捧着女儿婷婷送给她的献血纪念钥匙环,陷入无限思念。

    ○谈起女儿婷婷,爸妈忍不住落泪。

    ○谈起女儿婷婷,爸妈忍不住落泪。    

    你见过,最伟大的爱,是什么?

    有一种爱,让心跳不止,让生命延续。

    婷婷,29岁,合肥新站高新区某企业一名普通员工,本应享受初为人母的喜悦,却因突如其来的妊娠子痫,从幸福的“准妈妈”滑向生命的终点。经过紧急抢救,宝宝幸运降临,可她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忍住悲伤,家人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代她捐出器官,素不相识的5人因她“生命的礼物”重获新生。家人说:“希望孩子长大,想起天堂里的妈妈,会温暖又骄傲。”

    一个即将逝去的生命,给另一个生命新生,这,是人世间最伟大的接力。

    被诊断为妊娠子痫“死神”悄悄盯上了她

    隆起的肚子,惬意的姿势,满脸的笑意……尽管躺在医院病床上,身上还有测试仪器,照片中的婷婷却心情不错。可谁想到,仅仅几天之后的她再也没有睁开眼睛。这,也成了婷婷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张“大肚照”。

    婷婷,新站高新区的一名普通企业员工,靠着勤奋和努力,还有对工作的一腔热情,一路打拼而上。让人开心的是,就在今年初,她升格成了一名“准妈妈”。

    若按照正常的时间线发展,还有两个月,宝宝就出生了。因为一直都想生个女儿,婷婷早早地为她取好了小名“朵朵”,她常常看着四维彩超照片,想象着小家伙出生后的可爱模样。

    这是婷婷的第一个孩子,全家人期待又重视,平时精心照顾、定时产检,谁也没有想到病魔会突然而至。9月19日,说起这些,婷婷的父母泣不成声。

    其实,孕28周时,婷婷的腿开始有些水肿,她却没有太当回事儿,还开玩笑:“我的腿成猪蹄了。”8月底的一天,婷婷又觉得头晕不适,一量血压,高压竟“飙”到170了。

    婷婷的表姐是医生,在她的建议下,婷婷立即前往医院就诊,被诊断为妊娠子痫,必须住院治疗。经过降压处理,血压被控制住了,病情稳定。

    在婷婷看来,自己是来住院保胎的,只要听说胎儿很健康就安心了,心情也挺好,常摸着大肚子和宝宝说话,最喜欢的就是给宝宝放音乐听,期盼着小家伙出生的那天。

    然而,她根本没意识到,“死神”已经盯上了她。

    生命最后时刻,父母代决定捐出所有器官

    噩梦般的一瞬发生在9月2日。

    当天午饭后,婷婷躺在病床午睡,可谁知,睡梦中的她突然抽搐不止,心跳、呼吸骤停。经抢救,最终,婷婷恢复了心跳、呼吸,但大脑却因为缺氧缺血遭受损伤。

    鉴于情况危急,在征得家人同意后,医生紧急实施剖宫产手术,将胎儿取了出来。如婷婷所愿,是个女孩儿。由于只在妈妈肚子里待了8个月,又和妈妈一起闯了回“鬼门关”,大脑受损,情况不乐观,被送到新生儿重症监护室。

    婷婷则被转送至安医大一附院高新院区,接受进一步治疗。其间,家人为孩子取名“安然”,希望这对母女能够安然回家。然而,事与愿违。转院之后,病情仍在不可逆转的恶化。

    9月10日,表姐去探望时,发现婷婷的瞳孔扩散,经验告诉她,这意味着脑死亡。

    思考良久,表姐决定向全家人说出实情,并忐忑不安地提出了捐献器官的建议。她本担心会遭到强烈反对,甚至是责骂,劝解之词都已经想好了。可没想到,婷婷的父母竟然同意了,并愿意捐出所有器官。

    “生命的礼物”将为3人带来新生,2人带去光明

    9月13日凌晨,婷婷的生命进入倒计时,全家人都守在她的病床边,共度最后时刻。

    宝宝出生之后,一直在保温箱接受特护治疗,平时只能电话了解病情。签署器官捐献那天恰好是周三,医院每到那天都会发患儿的视频,一家人轮流传着手机看了又看。

    遗憾的是,婷婷未能看上一眼、抱一抱她用生命换来的宝贝。婷婷的丈夫把宝宝的视频截图,诀别之际,将手机举在她的眼前,这是婷婷和朵朵的第一次“见面”,也成了此生最后一次。

    9月13日5:00,在家人的依依不舍中,婷婷被推入手术室。9月13日8点,婷婷的获取手术完成,她捐出了肝脏、肾脏、眼组织,这些“生命的礼物”将为3人带来新生,2人带去光明。

    看着装着婷婷器官的转运箱被运出,婷婷的丈夫拿出手机看看宝宝的照片,“等她长大之后,我要告诉她,妈妈有多伟大,让她想起天堂里的妈妈就觉得温暖又骄傲。”

    “等到我们‘苦恼’来临的那一天我们也捐献”

    你见过,最伟大的爱,是什么?

    就是这种啊,人世间最伟大的接力——让心跳不止,让生命延续。

    “我们的婷婷生性善良,爱帮助人,如果她知道自己去世后能延续别人的生命,她一定会很开心。”9月19日,提及签署“器官捐献同意书”的那一刻,婷婷的父亲说,“我们做的事儿,不为名,不为利。”

    “在医院的十几天,我们看到了太多的病人、太多的伤心,还有家属渴望的眼神。我们老两口也商量好了,等到我们‘苦恼’来临的那一天,我们也捐献,不能捐献器官,就捐献遗体,为医学做贡献。”

    听到婷婷父亲的话,一旁婷婷母亲泣不成声,她的手一直在不停地摩挲着钥匙扣上的一个挂件,挂件上写着“无偿献血光荣”,“婷婷性格开朗,喜欢做善事儿,大学里经常献血,也不跟我们说,这还是她几年前大学刚毕业,回来送给我的礼物。我一直扣在钥匙上这么多年,竟然成了她留给我的最后的念想儿。”

    “在她住院前,他们公司招门卫,我想着能近距离地照顾她,还能开车接她上下班,就去应聘了。”婷婷的家族有个微信群,取名“快乐一家人”,爸爸接送她上下班的那段时光,被她拍成了一张张照片,放进了群里,幸福之意无需言表。如今,再看这张照片,婷婷父亲的手摸了又摸,“可是,总共才给她开车开了两个早晨三个晚上,她就走了……”

    时间滴答,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悲伤和快乐而停留。时间,也是最有力量的东西。

    让一大家人稍稍安心的是,目前宝宝的情况稳定。说话间,婷婷小姨敲门走了进来,送来几大包快递,里面装的全都是宝宝的衣服用品,“这是婷婷在住院期间还未昏迷之时,给宝宝在网上买的东西,寄到了我家,我给送过来。”

    婷婷妈妈接过来,一包又一包地整理起来,喃喃道,“等宝宝长大了,我们一定会告诉她,她的妈妈很伟大……”

    (张静 合肥晚报 ZAKER合肥记者 黎静 文/图)

[责任编辑: 吴万蓉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51123465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