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安徽频道 > > 正文

为理想开路 为城市守望——追记合肥晚报总编辑杨杰

2019年06月11日 16:04:23 来源: 新华网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合肥晚报原总编辑杨杰

    工作20年,从未请过一次公休假,却常劝员工多休息;面对“唱衰纸媒”之声,他锐意创新,用一个个新闻名栏目、名专栏勇敢说不;身居报社要职,他是同事眼中最“接地气”的师友、实实在在的“女儿奴”……他,就是合肥报业传媒集团合肥晚报总编辑杨杰。

    2019年4月17日,杨杰因病逝世,人生永远定格在41岁。他留下的,除了英年早逝的遗憾,还有新闻人20年的职业生涯中用勤奋、敬业与执着书写的使命与担当。

    “角色在变,而他对新闻理想的追求一直没变”

    与杨杰相识24年,在大学同窗好友杨胜的记忆里,他学习刻苦,才华横溢,是安徽大学上世纪90年代的“风云人物”。

    1999年7月,杨杰大学毕业后,进入合肥晚报社(合肥报业传媒集团前身)工作,历任江淮晨报记者、编辑、总编辑、合肥晚报总编辑等职务。

    现任江淮晨报副总编辑陈晓敏是杨杰的师姐,也是他刚入职的指导老师,见证了他一路的成长。

    “刚入职的时候我就对这个勤奋有才的年轻人印象深刻。”陈晓敏透露,杨杰刚到报社被分到发行部去实习,帮着卖报纸,他每天都会提前到单位,拿到报纸后,杨杰都会仔细看一遍,梳理出其中的新闻点。“他是那批同事中成长速度最快的‘卖报冠军’。”

    崭露头角的杨杰获得了同事和领导的认可。1999年12月,澳门回归前夕,杨杰采写的一篇关于巢湖市澳门新村的稿件登上头版头条。凭借这篇稿件,他参加工作第一年就获得了安徽省新闻奖三等奖。

    从记者到编辑再到总编,杨杰的角色一直在变,而他对新闻理想的追求一直没变。

    在江淮晨报工作期间,杨杰带领团队推出了“晨报地理”“记者帮”等新闻名栏目,创造了安徽省首个报纸公益品牌栏目“江淮微公益”,策划了“江淮晨报星期天”周刊,改变过去都市报不重视周末市场的习惯。

    在全国都市报经营普遍下滑的背景下,他带领团队把这张年年亏损、濒临关停的报纸扭亏为盈,直至今日仍然办得有声有色。

    三年前的一纸调令,杨杰从江淮晨报“转战”至合肥晚报,在一个由阳台改造的狭小办公室里开始主持工作,当时这份已近60岁的报纸正经历着转型的阵痛。

    “大咖赞合肥”“合肥新词典”“合肥文明城市形象代言人”“不忘初心——百位共产党员说初心”“世界制造业大会英文特刊”“抗击暴雪影像志”……走在合肥晚报六楼走廊,外墙两侧挂了30多幅全媒体策划的头版照片,其中过半作品背后都凝结着杨杰的创意。

    传统媒体的转型之路,除了在内容上精耕细作,在形式也要尝试创新。为此,杨杰大胆提出“借船出海”的解决思路,推动合肥晚报媒体融合ZAKER合肥项目正式落地。此后,“合晚直播”“合拍”“合晚视频”“AR新闻”等融媒体品牌栏目相继推出,这些新技能让合肥晚报在阵痛中“焕发新生”。

    截至目前,合肥晚报、江淮晨报官方微信均占据安徽省内纸媒领先的位置,合晚直播屡次突破百万大关,并荣获安徽新闻奖融媒体奖。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合肥晚报原总编辑杨杰和同事趴在地上看版

    “我遇到过很多好领导,但从来没有遇到一个这样的领导”

    工作严谨、事无巨细、体恤下属、主动担当……这是与杨杰共事过的同事对他作出的一致评价。

    “今天杨总值班。”在他曾供职的江淮晨报采编大厅里,这句话自有一种威慑力。

    “别人的夜班,12点能下班。杨总的夜班,凌晨2点才能下班。”现任江淮晨报全媒体发布中心编辑部副主任的陈彦文早已总结出“规律”。“杨总对每一个标题、字句、标点都细细斟酌,哪怕一个标点错误,他都能发现。他说‘白纸黑字是赖不掉的,作为一名新闻人,半点疏忽大意都要不得。’”

    从一个标题的修改到全年的发展大计,事无巨细,杨杰都亲自过问。

    与杨杰共事多年的合肥晚报微信新闻部编辑邓奇对此感触颇深。在一次出版中,因为一则广告出现了并不明显的差错,他要求严格处罚,而通报批评和处罚的对象则是他自己。面对商劝,他固执地说:“我是总编辑,出了问题我应该负责。”

    在陈彦文的手机里一直保存着一张照片。照片中,十几张报纸版样在地面上一字排开,杨杰蹲在地上查看、比较版面。“每当我在工作上有所懈怠,就会把这张照片拿出来看看。”

    “他带着我们,立足全媒体、做策划、做直播、做活动……第一个‘合晚制造’H5出炉,第一场ZAKER直播破百万,他和大家一起激动地在朋友圈里刷屏,每一次全媒体新闻策划的执行都是一场硬仗,他总是冲锋在第一线。我遇到过很多好领导,但从来没有遇到一个这样愿意放低身段的领导。”邓奇说。

    亦师亦友是大多数人对他的直观评价,不仅因为在新闻道路上他给予引导,在员工的职业成长上他也帮忙规划。

    “我刚进报社的时候,杨总就问我愿不愿意做国内、国际版的编辑,我说自己特别喜欢体育,尤其是足球,他二话没说就让我去跑体育口。”江淮晨报经营中心副主任万备回忆道。

    2010年,万备被委以重任前往南非采访世界杯。第一次出差就面临国际赛事的大场面,万备内心忐忑不已。

    “不要有压力、开心就好、安全第一、身体第一”。在出发之前,杨杰给万备发来短信,这条短信万备保留至今。“对于一个新闻新人来说,这样的信任与关怀使我成长更为迅速。”

    4月18日,刚进合肥晚报一年的年轻记者卫晓敏在朋友圈发文悼念杨杰。“作为初出茅庐的新人,他给予我们最宽厚的待遇,让我们在实习期就享受和正式员工一样的待遇,他坚持让我们坚守在自己喜欢的新闻岗位。正是由于这样有爱的氛围,对我来说,报社是我的家,同事是我的亲人。有时候在报社看到杨总,他总对我微笑,他的笑容至今仍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挥去。”

    “大pian子爸爸!爸爸,你太不守信用了!”

    为理想开路,为城市守望。在记者生涯中,除了多次获得“安徽省宣传文化领域首批青年英才”“合肥市优秀新闻工作者”等多项荣誉,杨杰还先后获得“中国新闻奖”“安徽新闻奖”等各类新闻奖项。

    “无论前一天的夜班值到多晚,第二天总能在报社见到他的身影。”同事19年,合肥晚报执行总编辑、江淮晨报总编辑季东平对杨杰的工作习惯非常熟悉。“工作20年,除了生病住院,他从来没有请过一次公休假,大年三十年年抢着值班,忙到深夜凌晨1点成为常态,一天工作长达12小时以上。”

    “担子重,所以要拼。”杨杰不以为然,始终为他热爱的新闻事业坚守。2018年7月,在单位组织的体检中,杨杰被查出癌症并确诊为晚期。

    “希望身体还能允许回来上几个月的班,离开得匆匆忙忙,实在舍不得这份事业,不能就这样!”这是杨杰生前发给同事的一条短信。尽管领导和同事们反复叮嘱他好好休息,但他还是放心不下,把病床变成了办公桌,在病床前开编委会。

    去年,合肥晚报全新推出的AR新闻、合晚Radio等栏目,正是他在病床上的创意。当看到同事把他的创意变成现实,他便和同事一起在朋友圈里转发成果。

    同样让杨杰放不下的还有刚上一年级的女儿。熟悉杨杰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实实在在的“女儿奴”。翻看杨杰的朋友圈,除了转发工作,就是记录女儿成长的点滴。“他总说,休息日里带娃是他最大的放松。”邓奇说。

    然而,杨杰陪伴女儿的时间并不多。今年2月,女儿写了一篇作文,题目是《爸爸,大pian子》。文章说的是,杨杰曾答应陪女儿看电影,但由于加班爽约,女儿非常不开心,虽然口头上原谅他,但在文中却说:“大pian子爸爸!爸爸,你太不守信用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爸爸。”

    “为他对新闻事业的这份热爱点赞,为他的这份乐观点赞。”合肥报业传媒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编辑田海经常给杨杰的朋友圈点赞。“他生病住院,我去看他,他说大家要吸取我的教训,爱惜身体,这样才能回馈自己所热爱的事业。杨杰同志是大家心目中的一个旗杆,并且永远都是。”(韦娟)

[责任编辑: 房子妤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集成阅读

  • 郑阜铁路全线铺轨贯通

    郑阜铁路全线铺轨贯通

  • 一分钟畅游“徽风皖韵”

    一分钟畅游“徽风皖韵”

  • 大山深处“追风人”

    大山深处“追风人”

  • 夏季安全教育进校园

    夏季安全教育进校园

  • 航拍:云如瀑布落 竹深隐山居

    航拍:云如瀑布落 竹深隐山居

  • 北京世园会举办“安徽日”活动

    北京世园会举办“安徽日”活动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24605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