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安徽频道 > > 正文

快递小哥期盼“追梦无忧”

2019年08月07日 10:48:38 来源: 安徽日报

    忙得连轴转 每天都在努力奔跑

    每天早上7点,快递员范庆准时来到京东物流合肥市蜀山营业部,熟练地分拣快件,扫描入库,把属于自己区域的快件一一装车。常常是快件还没分拣完一半,小范的后背就已汗湿一大片。而此时,他一天的派件任务才刚刚开始。

    完成快件装车之后,范庆戴上袖套和安全帽,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骑上电动三轮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收件、派件。“多送一件货,就能多一件的收入。”范庆告诉记者,快递员是计件工资,每送一单快递有1元的提成。

    在5年多的快递生涯中,范庆平均每天有150多单快件要送,从早上7点干到晚上7点才能送完,几乎没有休息日。“我一个月大概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好的时候能达到8000元。旺季虽然收入不低,但工作强度非常大,挣的都是辛苦钱。”他说。

    每天在城市大街小巷“奔跑追梦”,不仅是对体力的严重透支,有时还会感到心累。前不久,在合肥韵达快递工作的小王刚刚被客户在电话里责骂了一通,“对方说我没有给他送快递,冲我发了好大的火,事实却是我一再给他打电话却一直打不通,发短信对方也不回复。”小王忍下委屈,告诉对方这些情况,对方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他是在网上查到小王的号码,他一般不接陌生来电,害怕被骚扰。

    “我们快递员受委屈是常事。”小王告诉记者,他在工作中常常会遇到各种状况,如电话打不通、长时间等待、被客户爽约等等。面对这些状况,快递员都要自己承受,如果客户来投诉还要先被责问,然后才能解释。

    采访中,一些快递员向记者反映,有的客户对快递员的工作缺乏了解和尊重,认为快递员“就是给人跑腿的”,收发快递时稍有不顺,就给中差评,甚至恶语相向。

    发展空间窄 渴望获得职业认同

    今年年初,团中央、国家邮政局相关部门联合公布的《促进快递配送从业青年的职业发展和社会融入》调研报告显示,快递员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近一半的快递员每天工作10至12小时,每周只能休息一天;56.3%的受访者感觉自己的工作不受人尊重,65.1%缺乏职业认同。

    “职业认同感,不只看表面、看别人对我们的态度,更要看职业保障、发展前景,看我们是不是在从事‘体面劳动’。”采访中,一位快递小哥的话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我们很多快递员都没有没有五险一金,只有一份人身意外险,这已经成了快递行业的惯例。”在合肥一家快递公司加盟快递网点工作的快递员小张告诉记者,因为是计件收入,他们也不存在加班费,正常工作和周末、节假日及“8小时以外”的工作,全都是一个标准计算劳动报酬。

    小张坦言,自己从事的职业只是简单的体力劳动,很难获得综合技能学习机会和职业发展空间。他所在的快递网点,老板、会计和经理都是一家人,他作为“外人”,几乎没有职业上升空间。网点自负盈亏,老板的精力主要放在维持网点运营上,很少会关注员工的职业发展。

    调研报告显示,在运营模式上,邮政、顺丰等公司以直营为主,公司统一招聘快递员并签订劳动合同,用工比较规范。不少快递公司则以加盟和代理为主,由网点自行招聘快递员并签订用工合同。这样的运营模式下,网点作为承包方需要自负盈亏,为了节约成本和规避风险,他们大多不与快递员签订劳动合同,也不缴纳社会保险。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即使在一些大型快递公司的直营部门,一些快递员也会因为“用工身份”的原因而遭遇“职业天花板”。一位快递公司工作人员透露,他所在的快递公司有多种用工身份,一线快递员往往是劳务派遣制员工,根据公司相关制度,这些劳务派遣制员工不能够从事中层以上管理岗位,“在身份上,就堵住了这类快递人员的上升空间。”

    提升获得感 更好实现自身价值

    团中央、国家邮政局相关部门的调研报告还显示,因快递投诉纠纷、缺乏劳动保障及对职业发展不看好等原因,很多青年并不把快递配送作为长久工作,从业不足1年者占39%,1至2年占31.2%,7年以上为11.9%,短期从业特征明显。

    “快递行业的门槛虽然较低,但并不意味着快递小哥没有提升的潜能。建议政府加大培训,不断提升快递小哥的能力和素养。”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团省委书记孔涛建议,邮政管理部门督导企业落实岗前培训,加强日常培训,并探索在职教育,提高快递员综合素养;公安交管部门开展快递车辆驾驶员的安全和法治培训,杜绝超速超载行驶、疲劳驾驶、酒驾等违法行为的发生;人社部门安排相关专业技能培训、职业资格培训,研究开展快递职称培训,拓展快递员上升空间。

    针对快递从业人员普遍存在的维权渠道不畅通、城市融入有障碍等现象,孔涛认为,一方面,应当建立有效渠道,通过建立健全客户投诉和快递员申诉机制、提供法律援助等方式,落实快递员的维权诉求;另一方面,要积极营造理解、尊重、关爱快递员的良好社会氛围,发动行业协会、群团组织等多方力量不断丰富快递员精神文化生活,帮助他们解决婚恋交友等现实问题,更好地融入城市生活。

    快递员学历普遍不高,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他们走上更高的管理岗位。近年来,一些知名企业为了留住快递员,日益重视职工培养工作。京东物流华东片区配送部人才发展负责人韩成龙介绍,该公司通过实施“我在京东上大学”项目等一系列面向快递员的学历培养举措,既助力打通员工的上升通道,也为企业培养了大量人才。

    “快递行业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人才队伍的支撑,快递员通过努力同样可以成为劳动模范、三八红旗手。”合肥市邮政管理局市场监督处处长程鹏说,该市获得最美快递员、三八红旗手、技术能手等省市级荣誉表彰的一线快递员已有22名。为保障快递从业人员的合法权益,合肥市邮政管理局还不断加大《邮政法》《快递暂行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中关于快递从业者劳动权益保护相关规定的宣传,并将快递企业规范用工、诚信用工情况纳入快递业诚信体系建设。(记者 李浩)

[责任编辑: 李东标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集成阅读

  • 飞鸟舞“荷”谐

    飞鸟舞“荷”谐

  • 微视频:石潭云海 水墨画卷

    微视频:石潭云海 水墨画卷

  • 微视频:追梦十二时辰

    微视频:追梦十二时辰

  • 微视频:大湾村的笑声

    微视频:大湾村的笑声

  • 致敬!奋战在高温一线的电力人

    致敬!奋战在高温一线的电力人

  • 巍巍大别山 云海绕峰间

    巍巍大别山 云海绕峰间

合肥启迪科技城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24846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