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安徽频道 > > 正文

篾匠街:留住古城的“味道”

2019年12月03日 16:09:36 来源: 新华网

    岁月流转,城市的变化有如一部怀旧电影,有着黑白为底的老旧影像,也有繁华的彩色光影。交错更迭间,总有些片段,两者兼而有之,别具魅力色彩。

    在古城和县,就有一段这样特别的影像。它有个当地人熟稔的名字——篾匠街。

    和县篾匠街隐于闹市,自北向南约三四百米。从外向里看去,满是临街商铺对外延伸的铺位,稍显逼仄。但毕竟是古巷,即便不言,行走其间时,两边林立的青砖灰瓦也能让你味出岁月的沉淀。

    这条古巷已有两百多年历史,两旁门面以经营竹器、篾器为主。清朝时便是古城历阳的集市和繁华的中心,街上行人络绎不绝。

    “今天一上午,我卖了有几千块的东西了。”陈安云家的店是这条街的老商户。自清末,他的祖辈便开始在这条街上营生。打铁、做木桶、做篾匠,连续五代人。到陈安云这一代,开始购置木工车床进行半自动化生产。“老一辈做的木桶、木盆之类的,现在很少人用了。如今畅销的还是擀面杖、蒸饭桶、蛋糕模具这些。”机械化生产的冲击,让大部分手工木制品失去了市场,陈安云便转做些新的木制品,买上几台车床,自个儿在家摸索。

    一台木工车床,两根平刀、一根弯刀,一张磨砂纸。5分钟时间,陈安云便让不停转动的木头魔术般地变了身——原先毛剌剌的四方体木头转眼便成了一根光滑的擀面杖。车床下的木屑堆有一大溜的单子,那是他发往全国各地的快递单。

    跟机械化生产出的擀面杖不同,陈安云的擀面杖原材料多为樘木或刺槐,做出来长且分量很重,很适合做面食使用。不一会儿,这些新做出来的擀面杖便被一位顾客便骑车来取走了。取货的人叫陈大莲,在武汉做面食生意。

    不管多远,工具总要回家乡的老街买,是和县在外餐饮从业者的习惯。

    对门做蒸笼的老马家,同样世代做着竹篾生意。一条满是刀痕的长凳子,一把磨光的篾刀,一声清脆的毛竹破裂声……每天清晨,马仁荣就坐在对着巷口的方向制作编织蒸笼。门槛上的青石板,已经被踩磨到光滑。“我小时候那会,每天早上,我父亲就在我这个位子坐着做东西。父亲手艺好,刚做出来就有人要。”回忆起小时候和父亲学做手工活,马仁荣说,“没少挨打”。马父对手工活儿要求严格,每个细节都要到位。时代变化,父亲以前畅销的手工制品现在都没了销路,接过父亲的棒,马仁荣自学起蒸笼手艺。起初一天才能做一个,自学半年才渐渐有了起色。现在他和妻子一起,每天总能做上个20来个,但也要从早做到晚。自己削毛竹,截成同等宽度的长条,弯成一个规整的圆,两条一接,中间插上竹条,打上孔……很费力的工序,都能在他手里流水般完成。

    手工制成的竹蒸笼透气吸水,能使蒸煮的食材不会有过多水汽残留,避免食材过度湿软,蒸煮时还会散发淡淡的香气。这是金属、塑料等现代工业品无可比拟的优点。

    如今,马仁荣的竹蒸笼已能销往全国各地,并能根据客户需求进行定制。有些老百姓也对竹蒸笼“情有独钟”,特意买回去,给生活添点“味道”。

    尽管销量不错,但篾匠街靠着这些传统手艺营生的已屈指可数。“手工活计得靠眼力、靠手感。得沉下心日复一日去做,也枯燥,愿意干的不多了。” 马仁荣说道。

    如今,和县城区面貌日新月异,篾匠街成了城区唯一保存较完整的老街。同行的店家慢慢变少,老马和街上其他手艺人们看得通透:“国家发展,社会进步,这些手工活肯定越来越少。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还有的时候,给它做到最好。”(郭彤彤)

    

[责任编辑: 刘晓君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集成阅读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4112530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