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安徽频道 > > 正文

“涛”倾墨海半生痴——书法家王涛印象

2020年01月09日 17:51:16 来源: 新华网

    《红楼梦》里有一联语——“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这联中所体现出来的痴绝,常常令我感动。而书法家王涛对于书法的痴绝,也常常令人感动。如果问王涛“一场幽梦同谁近”的话,那一定是同“墨”近,因为他的斋号叫“近墨斋”;如果说“千古情人我独痴”的话,那么对于王涛先生来说,这个“情人”一定是“书法”。

    在安徽书坛,提起王涛,不同人会有不同印象——癫狂的书家、不羁的酒客、奔放的歌者、热情的友人。但有一点认知是非常统一的,那就是“痴”。这种“痴”,就是他对书法的一种情怀。

    王涛对书法艺术的追求,用“痴迷”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其自幼习书,初学唐,继写宋,后追魏晋。行书以米为本,参以苏黄,化古为我,自成机杼。时而工丽清秀,时而端庄雄健,时而险拙奇峻,盖由胸臆与内容率性而发,精彩纷呈。草书以《书谱》、羲献为基,后追黄庭坚、张芝、张旭与怀素诸家,一路稳健走来,气象万千。如果说《书谱》、羲献是他走向草书的起点,那么山谷、伯英、伯高与藏真则是他进入大草的最高追求。其小草沉静雅致,挺秀飘逸,精神自出;其大草恣肆雄强,纵横不群,迅疾骇人。势来如风樯阵马,气吞山河;势去如平湖秋月,静影沉璧。时而显高山飞瀑、夏云奇峰之状,时而显惊蛇入草、飞鸟出林之态。他的痴狂真性,非草书无以率其意。

    “痴求”:对书法艺术的刻苦

    王涛对书法艺术的刻苦,当得上“痴求”二字。他的勤奋,有口皆碑。在时间上,通宵达旦成为他最平常的事;在精神层面上,于“字”外汲取营养,观沧海之广博,仰高山之雄伟,察清流之宛转,感诗文之深厚……既涵蓄了素养,更展示了才华。对外在世界的感悟,体现在书法中,则心中纳百川,笔下百川现;心中容万物,毫端万物生。

    王涛最令人动容处,当是创作中的“痴狂”。只要一笔在手,则瞬间进入“物我两忘”之境界,身心俱在笔墨之间。尤其酒后,秉承了历代草书大家们的风采,醉癫轻狂,笔墨恣肆,激情奔放。挥洒之际,体展臂舒,张弛有道,常有疱丁解牛之感,书毕其踌躇满志、得意洋洋者也。林散之先生有诗云:“频年辛苦真无奈,笔未狂时我已狂。”王涛先生正是以这样的“痴狂”之态,行走在书法艺术的大道上。

    “痴愚”:对书法艺术的态度

    王涛对待书法艺术的态度,还有一个令人称道的特点是“痴愚”。几十年来,他专心于书法,心无旁骛,像一个“两耳不问窗外事”、坚守自我的“苦行僧”。对于所谓的流行之风、媚俗之态,不管不问。与很多钻营之徒相比,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似乎“愚钝”了些。但正是他怀有一颗纯粹、质朴之心,才会使得的书法具有天真烂漫、卓尔不群的风采。

    作为中青年书家,王涛的书法之路还很长。但毫不夸张地说,王涛已经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更为可喜的是,他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清代王文治曾如此评价米芾:“天姿辕轹未须夸,集古终能自立家。”我们相信,王涛以其对书法的“痴绝”,一定能够自立成家。(汪本胜)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周雨濛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集成阅读

  • 雪落合肥景色美

    雪落合肥景色美

  • 乡村“春晚”迎新春

    乡村“春晚”迎新春

  • 航拍:合肥迎2020年第一场雪

    航拍:合肥迎2020年第一场雪

  • 安徽霍邱:发展构树产业 带动农民增收

    安徽霍邱:发展构树产业 带动农民增收

  • 以雪为令!安徽高速启动应急响应

    以雪为令!安徽高速启动应急响应

  • 安徽霍邱:我是“自强脱贫户”

    安徽霍邱:我是“自强脱贫户”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4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