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新华网 > > 安徽频道 > > 正文

看合肥实体书店的转型升级之路

2020年04月23日 15:25:56 来源: 中安在线

    午后三点,合肥寿春路的一知书店里,温暖的灯光照射着整面木质书墙,温馨的空间里透露着浓厚的文化气息,然而环顾四周时,仅寥寥坐着几位读者。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突袭,对于原本就生存艰难的实体书店无疑更是雪上加霜。网上直播、线上销售、微信服务……在记者走访的几家实体书店后发现,为了留住更多的书香角落,书店开始纷纷“拥抱”线上,寻找突围重生的道路。

    “拥抱”线上 花式“云自救”

    没有一座书店会成为孤岛,拯救书店,也是拯救人们的精神家园。

    樊登书店推出线上活动

    自1月24日全市书店接到闭店的通知以来,合肥樊登书店就被迫按下“暂停键”。面对空荡荡的书店,店长孙玲决定不能坐以待毙,她开始思考自我造血,通过“互联网+”的思维寻求自救。

    1月底,孙玲举起手机化身“主播”,带读者“云打卡”逛店,边唠嗑边推荐好书。“直播的首要目标并不是卖出多少本书,而是希望更多读者观看和参与,保持客户的粘性才是关键。”孙玲表示,樊登书店还推出了线上沙龙、直播课堂、公众号推荐好书等线上分享活动,进一步增加与读者之间的沟通交流与情感联系。

    疫情期间,作为“人文地标”的合肥爱知书店也通过孔夫子旧书网进行了旧书销售。“两个月我们销售了上千本旧书籍,通过快递的方式将书籍寄给读者,销售额在一万元左右。”老板崔正义坦言,这笔收入是闭店期间的唯一收入。

    这家成立于1997年的老书店,目前以线下销售社科文学及经济类图书为主要获客途径。崔正义告诉记者,疫情时他还通过朋友圈告知新书信息,不少读者会先行预定书籍,等到营业之后再来购买。

    而一知书店经营模式是场景化的多元服务。除了图书售卖,书店还销售鲜花、咖啡、文创衍生品,并提供会员借阅服务。“原来计划年三十、初一都开门营业,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节奏。”老板胡丽凌得知闭店后的第一反应是会员怎么办?在她看来,当阅读成为习惯,看书如同人每天都要吃饭一样。为了满足闭店期间会员的阅读需求,胡丽凌每天在微信群里分享新书信息,并通过快递的方式定期为会员更换借阅书籍。

    “我们在微信群发送每天新闻,提供个性化选书服务,帮助买不到口罩的读者买口罩,一起为湖北加油、捐款捐物,大家慢慢变成了一家人。”胡丽凌以“云陪伴”的方式向读者传递暖意,带去精神层面的陪伴,缓解疫情之下的紧张感。

    政府补贴 迎来“及时雨”

    3月16日起,合肥实体书店开始有序开放。然而疫情导致的“急刹车”,难以在短时间内让书店重获以往的客流。这场实体书店保卫战,不光靠书店本身自救,政策扶持也在正为实体书店保驾护航。

    读者在一知书店内学习

    一知书店以高质量、数量丰富的儿童图书为主打特色,胡丽凌认为阅读的希望应该从儿童抓起。“考虑到小朋友的风险,为了确保安全,我们现在还是尽量只针对会员开放。”胡丽凌延长了会员借阅周期并增加借阅数量,“原先只能借阅7~8本,现在一次性借几十本都是可以的。”

    由于房屋属于国有资产,一知书店享有2个月房租免收、2个月房租减半政策。同时根据庐阳区文化局对实体书店的补助政策,还能申请补助40多万元。“这些补贴能够覆盖这几个月店面的各项成本,增加了我对书店发展前景的信心。”胡丽凌说。

    同样享有政府补贴的还有凿壁偷光图书城,该店成功申报了一项惠企政策,按政策享受到139万元的奖补资金。由于闭店2个多月没有营收,加上复工之后市场冷清,给企业正常经营和发展带来巨大压力和挑战。这笔来自庐阳区的奖补如同及时雨为门店复工复产带来希望。

    爱知书店内读者在挑选图书

    爱知书店在恢复营业后,客流量明显下降,“读者还延续封锁时的习惯,减少了外出的频次。这就如同病人,需要康复期。但对书店而言,房租、水电等成本照旧,销售额同比却下降了7、8成,目前压力很大,生存十分艰难。”崔正义告诉记者,房租是最大的一道坎。

    合肥政府对承租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的个体户出台了减免政策,但由于爱知书店租的房屋属于私人商铺,并没有享受到这个政策。崔正义坦言,既然都是实体店,也都在经营,希望政府对承租私有资产的个体户给予房租补助,哪怕只有一个月也好。

    实体书店如何长久发展?

    经历这次疫情,实体书店的转型升级及未来发展值得深思。面对图书电商的崛起与冲击,实体书店如何才能长久地生存下去?

    “为读者找好书,为好书找读者”是爱知书店的立店根本。“我们的书籍比较小众,回头客大多文化素养高,有的可称得上半个专家。”崔正义坦言,现在书店的经营特别艰难,他考虑过转变经营方式,但是把书店全部搬到线上也是一个大工程,再加上不少“死忠粉”年纪偏大,更为喜欢来书店亲自挑选图书、交流切磋的方式,不过未来会尝试探索新路径。

    在胡丽凌看来,书店以书籍为载体,记录并传承着人类历史。“但我们的日常书籍销售,只占营收的5%~10%。”她深深体会到阅读对一个人人生的意义,她希望一直把书店经营下去,做成一家专业型的书店,延续共享借书的概念,让读者花更少的钱做更有效的阅读。

    如何科学正确地引导和服务阅读群体是胡丽凌面临思考的问题。“在应试教育的背景下,尊重孩子的个体差异,培养孩子的阅读能力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会把服务放在第一位,坚持自己的经营理念。”

    “读者渴望知识的内心不会变,疫情过后,一定要有一种新姿态。”胡丽凌表示会逐步转型线上,但不会盲目地追求网络直播卖书,更重要地是根据自身书店的定位和特色,持续提供稳定高质的知识服务和精神文化体验,让书店成为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记者 徐慧媛)

    

[责任编辑: 周雨濛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95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