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新华网 > > 安徽频道 > > 正文

小炸

2021年01月06日 10:03:22 来源: 新华网

    儿时记忆中,好吃的东西很多。金隆兴的糍粑、卷子、菜包,代销店的麻饼、面包、金刚奇(一种五角星形状的甜面包),小营盘的大饼、盖浇面,长街流动车贩卖的热凉粉、蜜汁藕,鸠江饭店门口的老鸭汤泡锅巴,二街的炒面皮和鱼泡馄饨。但,印象最深的,还数小炸。

    吃小炸,意味着要过年了。一般是年二十九晚上,家家户户都要做小炸。擀好的面皮,切成拇指大小的菱形,洒上芝麻,下热油锅滚两下,色至焦黄捞起,香喷喷的小炸便做成了。照例,要先盛几大碗,着孩子分送邻居家。有来有往的结果,一次可品尝到几家不同口味,有的更甜,有的更脆。

    雪天的夜晚,四家邻居共用的院子有了厚厚积雪。家家厨房小炸下锅的“滋啦”声,此起彼伏,浓浓的油香和面香飘荡开来。室内橘红色的灯光漫射在地上,雪的表面有晶莹透亮的颗粒。捧着碗,穿着棉鞋跳跃着穿过雪地,将小炸送到邻居家,收获长辈的夸赞和谢意。退身回来再次穿过雪地时,隔着屋顶,有烟花呼啸着腾空而起,将一缕青烟留在空中,久久不散。

    小炸最好是现炸现吃,等凉下来,口味就差了很多,尤其少了嘎嘣脆的舒爽和快意。大年初一早晨,照例是家中老大领头,孩子鱼贯着去邻居家拜年。桌上有花生、瓜子、糖果和小炸,另有一盘刚盛出来,冒着热气的五香蛋。鸡蛋又称元宝,是无论如何要领受的。三家跑完,三枚鸡蛋下肚,前天还看着眼馋的小炸,基本无人问津了。

    物质匮乏的时代,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炸,节省了家长费用,满足了儿童口欲,增添了浓浓年味,拉进了邻里距离,以谦卑之姿守护着“年”的传统,将自己印入记忆,刻入年轮,已经具有了某种符号意义。步入中老年的我们,聚在一起,谈及童年时光,往往“小炸”两个如今年轻人完全陌生的字眼,很自然让大家亲近无比,仿佛又回到童年。

    不经意间,物质已然部分过剩,民以食为天的国人,吃的种类繁复,甚或陷入选择的烦恼。尤其儿童,已不知小炸为何物,更无从体会父辈、祖辈曾经的匮乏,以及因为匮乏才拥有的温馨记忆。但,小炸并未消失,一藏在街头的炒货店,透明塑料扎起的一大包,堆在墙角,让人失去品尝的冲动;二偶尔出现在风味餐厅作为餐前点心,又仿佛被割裂的标本,少了烟火气,少了人情味,更少了浓浓的年味。

    唏嘘中更有五味杂陈的联想,类似找不回来的东西还有很多。甚至,太多的拥有背后,连“年味”本身也难找回了吧。(空山)

[责任编辑: 李东标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集成阅读

  • 现场直击!新冠疫苗接种全过程

    现场直击!新冠疫苗接种全过程

  • 黄山:梦幻冬景醉游人

    黄山:梦幻冬景醉游人

  • 黄卫东:在"十四五"新征程中展现"瑶海作为"

    黄卫东:在"十四五"新征程中展现"瑶海作为"

  • 【诗文里的滁州】邂逅·琅琊

    【诗文里的滁州】邂逅·琅琊

  • “小巷管家”微治理 党建引领“大文章”

    “小巷管家”微治理 党建引领“大文章”

  • 图片故事:守护“微笑天使”的长江汉子

    图片故事:守护“微笑天使”的长江汉子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5112695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