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新华网 > > 安徽频道 > > 正文

种企如何成为创新主体

2021年04月07日 17:39:58 来源: 安徽日报

    在合肥丰乐种业公司生物技术中心实验室,科研人员在进行种子选育。(资料照片)

    壮大一批龙头企业

    打造一批“独角兽”

    前不久,合肥市在全省率先出台意见,加快推进现代种业发展,再次明确打造“种业之都”的目标。

    “提出这个目标的重要现实基础,就是合肥拥有一批实力较强的种业企业,比如丰乐种业、荃银高科是上市企业,科研创新能力较强,走在全国前列。”合肥市农业农村局局长夏伦平表示。

    据夏伦平介绍,这两家公司聚集了一批全国知名育种专家,通过组建培育自己的研发团队开展自主研发,已初步具备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的能力。“比如,荃银高科的杂交水稻研发、推广及海外业务规模均位居全国种子企业前2位。丰乐种业去年种子进出口总额达5.4亿元。”夏伦平说。

    种业竞争的本质是科技创新能力的竞争,主体主要是企业。现代种业越来越呈现科学技术密集、资金密集的特点。种业巨头跨越国界,参与全球化协作与竞争成为主流。

    “荃银高科首次成功利用强优势恢复系育成三系不育系荃9311A,开拓了我国杂交水稻保持系和不育系选育的新方法。丰乐种业在水稻抗稻瘟病、花药培养技术、玉米单双倍体育种等关键核心技术上,实现行业领跑。安徽安泰公司也联合10多家国内外生猪企业,有意培育‘皖系’新品种。这些都不是小企业能做到的。”夏伦平表示。

    3月底,记者在丰乐种业的国家企业技术中心生物技术实验室看到,工作人员把农作物样品注入一排排整齐的基因提取盒内,并熟练地移至分析仪中。“采用分子育种技术,让育种周期大幅缩短,进而实现从传统‘经验育种’到定向、高效‘精确育种’的跃升。”丰乐种业总经理戴登安介绍。

    但这样的企业还不多。据了解,目前我省种子企业数量较多,实力却不够强,多数企业没有育种能力或育种技术落后。打赢“翻身仗”,就要加快壮大一批龙头企业。

    今年省委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支持种业龙头企业建立健全商业化育种体系,鼓励有条件的种业企业上市。在合肥市的“种业之都”规划中,也提出到2025年,打造1家国内领军水产良种企业,1家企业销售收入进入全球种业10强,1到2家企业销售收入进入全国种业10强。

    相较于主粮作物,经济作物品种繁多,单点突破的难度较小。“可以支持企业在蔬菜、中药材等经济园艺作物、畜禽地方品种等细分市场集中攻关,以科研突破带动形成具有竞争力的单一品种,塑造专用品种、专业技术、独特模式等竞争优势,打造一批‘独角兽’企业。”安徽荃银高科瓜菜种子公司负责人钱奕道建议。

    吸引优秀人才进企业

    推动科企深度协作

    人是科研创新活动的主角,然而,囿于体制机制障碍,当前我省种业企业在吸引高层次人才方面还有不足。

    “在课题申报和项目扶持资金上,企业与科研院所相比受限制严重,导致许多高水平育种人才不愿到企业发展。”荃银高科副总经理张从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像他们这样的龙头企业,都很难招聘到博士,更不要说普通企业。

    “科研院所一年可以申请很多课题,但我们一年只有一个课题。科研人员也有出成果、评职称方面的现实需要,你没有课题,就难吸引到高端人才。”张从合反映。

    人才扎堆科研院所,企业高端人才少,导致企业创新研究能力得不到提升。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反映,目前科研院所搞科研项目,更倾向于“发论文”“评职称”,与现实需求的结合还不够。

    “我们注意到这个现实瓶颈,着重提出强人才队伍,把培引科技人才、专家团队作为核心战略,激发科研人员积极性创造性,打造种业人才‘国际战队’。”夏伦平表示,合肥市将在高层次人才引进培育、创新团队建设、科技成果转化、人才服务、生活补助等方面予以支持,鼓励科研机构或研发人员以技术、资源、人才等形式入股种业企业,并给予挂职优惠政策。

    采访中,业内人士普遍表示,以企业为主体的商业化育种是正确方向,但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无法实现。目前农作物育种科研人才基本集中分布在农业科研单位和高校,最现实有效的选择是加强科企合作。“可以把一些实际需要的课题、推广课题放在企业,让高水平育种人才愿意在企业做科研,能够在企业出成果。”丰乐种业副总经理、总农艺师王浩波建议。

    夏伦平介绍,合肥市将依托国家科技创新型试点城市平台,支持和鼓励农业科研机构和种业企业打破界限,建立以市场为导向、资本为纽带、利益共享的产学研技术创新联盟。“目前,已经推动成立了‘安徽水稻、油菜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中国科学院生物产业科技创新联盟’等种业产业联盟。”

    科企分工,深度协作。建立以知识产权为纽带的科研单位和企业之间的对接机制,推动种业资源、人才、资本在市场中有效配置,才能为种业创新提供机制保障,实现优质品种的持续产出。

    优化科技创新环境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有些中小种业企业虽不具备相应的育种能力,但依然能推出一些新品种,收益不菲,甚至比大企业“活得滋润”。这是为何?

    “对有些抄袭行为处理不及时,违法成本比较低。”王浩波一语道破天机。他表示,当前“修饰性育种”和“模仿育种”依然存在,可能龙头企业辛苦近十年培育出一个突破性新品种,而这个品种被一些小企业更改几个基因点,又变成了一个新的品种进行推广。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模仿育种养活了一批小散种企,扰乱了市场。

    据了解,我国部分作物每年登记新品种数百个甚至上千个,但其中有不少“似曾相识”,缺乏原创性、突破性。“这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抄袭获益更容易,企业急功近利,不愿意沉下心来做突破性的研究攻关。”安徽华成种业公司育种专家王平信反映。

    “比如,我们选育一个新的作物品种,有的公司拿过去稍微改动下,把叶子从椭圆形变成长条形,就能作为新品种去销售。这种改良对种业发展毫无意义,但对辛苦搞研究的企业是巨大打击。”王平信说。

    激发企业的创新积极性,离不开良好的市场环境。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原始创新。王浩波呼吁,要充分利用现代技术手段,加大执法力度,规范种业市场管理。

    知名育种专家、安徽农业大学副校长马传喜建议,改革我国植物品种权保护制度,探索按照保护植物新品种国际公约对实质性派生品种或使用授权品种进行育种作出明确规定,试点对植物品种提供专利保护。“可采取先易后难的办法,先行启动实施小麦、水稻等作物常规品种的审定和保护,视条件成熟后再扩大到玉米、水稻等作物杂交种品种的亲本材料。”马传喜说。(记者 史力 何珂 张鸣)

[责任编辑: 李东标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27303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