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新华网 > > 安徽频道 > > 正文

从《徽州八记》到《江淮八记》的人文同构

2021年05月28日 10:33:30 来源: 安徽日报

非有老笔 清壮可穷

——从《徽州八记》到《江淮八记》的人文同构

    斯雄先生的两本大札《徽州八记》和《江淮八记》,无处不透彻着对安徽清晰的见解,凝聚着文化的力量,澎湃着发展的能量,迸发着崛起的精神,从而深刻地表达了作者那无处不在的对安徽的挚爱和触手可及的对安徽的深情。

    这两部大札的每一篇的全网阅读点击量动辄过千万,总点击量轻松过亿。文学作品阅读得到社会如此响应的状况,恐怕是不多见的。揣摩原因,多在于两部大札清晰见解蕴含的文化审美。

    凝聚着文化的力量——

    叙史文化性与情怀民族性同构

    文化是冷静的历史盆景,一旦融入了民族性情怀,则文化盆景立即栩栩如生。《中都城记》《花戏楼记》《凌家滩记》都是这样的作品。

    汗流浃背,荒垣四野,记得斯雄先生和我一起拜谒中都城的时候,移步之地,无不感慨历史文化的时空穿梭。每每从北京长安街经过,看着朱墙红瓦的紫禁城,不禁联想到那远在凤阳的落寞中都城。

    《中都城记》的情怀在哪里?在中华民族勤奋、智慧的薪火相传之中,也在凤阳经济社会的殷实发展之中。正如斯雄先生在文中描绘的那样:“谁能想到,600多年后,中都城终于赶上好时机,迈进新时代,以蒸蒸日上的崭新风貌诠释出凤阳原有的寓意:完美、吉祥、前途光明。”

    文化是火热的历史熔炉,一旦融入民族性情怀,文化就会演进出强烈的道路自信。《淠史杭治水记》《安大简记》都是这类作品。

    一部中华史,就是一部与水关系史。从大禹治水到李冰父子治水以至当代治水,都在说明一个深刻的道理:善水治,治天下。淠史杭治水,是当代治水的一个奇迹,是新中国开启工程水利惠及民生的一件伟大工程。

    淠史杭巍峨兴于江淮之野,创造了人间治水史诗性工程。工程从1958年8月动工,到1972年骨干工程基本完成,历时14年,完成了近6亿立方米的土方工程,圈成一米高宽的长堤,可绕地球十圈以上。

    史诗性在于新中国治水,是民族的,同时也是世界的,这就是《淠史杭治水记》精心浇注的民族性情怀。

    澎湃着发展的能量——

    叙事当代性与思想引导性同构

    在阐述个别事物与宏大历史之间的转换机制时,许多作家选择了个性与共性之间的对立统一,而斯雄先生钟情的是叙事当代性与思想引导性同构。

    《科学岛记》《量子纠缠记》都是在叙事情节量度中,折射出思想的引导,还原了一个当代名记者敏锐的观察力。

    2016年8月,中国成功发射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引起了世界轰动。如何描述潘建伟和他的团队呢?斯雄先生辗转反侧。

    侧笔“信陵君窃符救赵”,用历史情节展示通信的巨大作用。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成功发射情节,成为潘建伟团队量子通信研究取得成功的另一侧笔。两个侧笔的运用,最终落笔在量子通信的关键问题密钥分发上,举重若轻。除量子通信外,量子应用的另一个巨大成功,是潘建伟团队构建了世界上首台光量子计算原型机。斯雄先生笔锋一转为正笔,描述这个团队日夜兼程,在陡峭山路攀登,最终笼罩在科学的光辉之中。

    在时代的大熔炉中,砥砺奋进,安徽成为长江经济带的重要成员、长三角一体化的主力军、中部崛起的核心力量。这些,就是《量子纠缠记》的当代性背景。《量子纠缠记》的叙事当代性,深刻地解构着量子纠缠的理性:纠缠的是创新,纠缠的是发展的能量,纠缠的是中华民族崛起之动力源泉。

    叙事当代性与思想引导性同构,制度考量成为事关作品成败的重要平衡点。构树扶贫,明写构树,实写产业扶贫制度,写出了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政治承诺,小处着眼,大处落笔,四两拨了千斤。《构树扶贫记》《小岗村记》,都是在制度考量中,折射了一个当代名记者深邃的洞察力。

    迸发着崛起的精神——

    文学诗性与美学地缘性同构

    从《徽州八记》到《江淮八记》,再到即将付梓的《皖韵八记》,文学诗性与美学地缘性同构,迸发着崛起的精神,洋溢着斯雄先生对这片土地深沉的爱。

    文学诗性与美学地缘性同构,首先在于审美价值的解构。深度阅读《桃花潭记》,《杏花村记》,一个诗性的江南跃然纸上,勾勒了一个伟大的史诗象征:人文安徽,自古依然。文学诗性与美学地域性在这里巧夺天工的同构,凸显了人文安徽的审美价值。

    其次,在于寓精神形态于物质形态之中。中国灿烂造纸技艺独占鳌头的宣纸工艺,其史诗性来自于地域性原料:青檀皮、稻草、猕猴桃藤汁。《宣纸记》《安茶续香记》寓精神形态于物质形态之中,产生了和谐共融,最终形成了歌德说的“和谐之美”。

    再次,在于审美内心的属地依恋。“身土不二”,出自《大乘经》,意思是身体和出生的土地合二为一,即在出生长大的地方产出的东西最适合自己的体质。其引申意义是一种民族精神,即忠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和国家。听着黄梅戏艺术家韩再芬用安庆官话朗诵《石牌记》,身土不二的感觉悠从中来,不能自已。

    掩卷《徽州八记》《江淮八记》,文学诗性与美学地缘性同构,审美清晰见解游若龙吟。原来,两部大札演绎的审美内心就是诗仙李白《上阳台帖》所描述的境界:“山高水长,物象千万,非有老笔,清壮可穷。”(南埂)

    

[责任编辑: 周雨濛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集成阅读

  • 放飞梦想 笑迎高考

    放飞梦想 笑迎高考

  • 【“飞阅”中国】麦秸回收 变废为宝

    【“飞阅”中国】麦秸回收 变废为宝

  • 推广|方特东方欲晓5月28日盛大开园

    推广|方特东方欲晓5月28日盛大开园

  • 北晋商南徽商,共话高质量发展

    北晋商南徽商,共话高质量发展

  • 水清岸绿生态美 浦溪河畔鸟儿飞

    水清岸绿生态美 浦溪河畔鸟儿飞

  • 【“飞阅”中国】“大风车”转出发展新引擎

    【“飞阅”中国】“大风车”转出发展新引擎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502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