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新华网 > > 安徽频道 > > 正文

初识华山

2021年07月06日 11:06:26 来源: 新华网

文图:王正忠

配音:鸿 鹰

    华山,我想往已久的名山。

    小时候,看电影《智取华山》,险竣陡峭的华山便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里。年轻时,看金庸的武侠小说,“华山论剑”又使华山增添了神秘的色彩。今年六月,我终于实现了几十年的夙愿。

    汽车盘旋了无数道弯后,在华山脚下停下。下车后,仰望山顶,一道道山弯,一个个山脊,在阳光照耀下,自上而下地裸露出乳白色的光泽。坦坦荡荡的华山,把自己的阳刚之气,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峻、险、美!大自然是如此慷慨,这是我对华山的第一印象。

    导游说,自古华山一条路,如今已有陆地、空中四条路,两条登山道,两条空中索道。她问我,是攀登还是坐缆车?

    人们常说,登山的意义在于“登”的过程,体现自我,找到自我,锻炼自我,战胜自我。我曾经攀登过黄山、泰山等众多名山,但望着眼前那垂直高耸的山峰,再看看那顺着陡峭山势扶摇直上的羊肠小道,我犹豫了。

    “量力而行”,权衡再三,我决定坐缆车。我安慰自己,乘坐天空之梯能省出更多的时间观尝、品味华山的美。

    乘坐华山缆车,的确有一种特别的感觉。缆车贴着岩壁直接而上,迎面而来的山壁如斧劈刀削一般,突然向你猛压过来,让人胆颤心惊。缆车到了半山腰,吊厢如空中飞鸟,或上或下,翱翔在幽深的山谷中。凌空环视,湛蓝的天空下,山峦层叠,绝壁如削,仿佛进入仙境。突然,缆车一抖,凌空跃过山峰。我壮着胆子往下看,万丈深渊的谷底,山峰如同刀削斧劈一般,肃穆冷峻地耸立着,一朵朵白云,飘飘洒洒,擦着山肩悠然而过。这如梦如幻的景色,是攀登者所无法欣赏到的。或许是太惊险,或许是太劳累,缆车缓缓进入一间从石壁开凿的石屋,在那里歇歇脚、喘口气,这是我见到的唯一在山中运行需要短暂休整的索道。大约20分钟后,缆车到达了西峰站。

    我们沿石阶先登南峰,这是华山的最高峰。石壁上开凿的登山道平整而陡峭。山风习习,松涛声声,险处是铁链护栏。铁链上挂满了红布条和形状各异的铜锁,这是游客们对家人的美好祝愿,是情侣间表达爱情忠贞的山誓海盟。

    接近峰顶处有块凹地,悬崖边立着一块刻有金庸先生手迹的“华山论剑”石碑,许多武侠迷在此留影。此时,我眼前仿佛出现五大武林高手在此比武,翻云覆雨,刀光剑影。其实,金庸先生没来过华山,“华山论剑”只是小说中一个虚拟的情节,我真佩服金庸先生穿越时空的想象力。华山给了论剑一方宝地,论剑让华山更具魅力,如今“华山论剑”已成为华山文化的一部分,这是金庸先生事先没有料到的。

    站在绝顶之上,如临仙境,大有飘飘欲仙之感。四周群山起伏,苍苍莽莽,洁白的云海将天地连成一线,仿佛人在画中。只有那棵笑纳沧桑的华山松,高傲地挺拔在悬崖边,伸出坚韧的逎枝,迎接着四方来客。我的心一热,“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豪情直贯胸膛!

    令人惊讶的是,顶峰石壁上有一圆形石凹,面积两三平米,池水不深,但青绿澄澈,涝而不溢,旱而不涸,如神泉一般,因离天很近,故名仰天池。池崖上镌刻着“淋浴日月”“水光接天”等题词,这些大都出自历代名家手笔。

    这样的题字、诗文、石刻,在山壁和峪道沿途比比皆是。这些文字或古朴遒劲,或洒脱自如,或龙飞凤舞,它们穿过时光的隧道,闪烁着浓浓的人文情怀,积淀着丰富的历史文化,让人流连往返。

    导游告诉我们,华山由东、南、西、北、中五大山峰组成。她指着对面的一座山峰说,那是东峰。峰顶有个朝阳台,视野开阔,是观日出的最佳地方。通常“驴友”们喜欢晚上登山,次日清晨到此看日出。

    眼前的东峰,近在咫尺,仿佛触手可及。我跃跃欲试,看了看山谷,只见山道上上下下,曲折盘旋。导游似乎看出我的心思,笑着说,按你的登山速度,到东峰大约需要二三个小时。我只好作罢。

    接着,她指着北峰告诉我们,电影《智取华山》就是在此古道取的景。这是年轻伴侣和大学生最常攀登的路线。我往下望去,山道上或三五成群、或零零星星的“驴友”在缓慢地蠕动。我真羡慕年轻!

    她指着稍远的一座山峰说,那是中峰,是五峰中最矮的,像个花蕊。

    一路上,我们相互照应,在阵阵鸟鸣声中来到南天门。这里有华山第一险的长空栈道。导游问我们,是否体验一下栈道的刺激?

    长空栈道悬空半壁,下临深渊,曲径通幽,没有过人的胆量和坚定的意志,是不敢一游的。我虽然对此兴趣十足,但理智和体力不允许我去冒险。

    南峰与西峰有个山脊相连,形态好似一条屈缩的巨龙,其陡峭的石梯向上延伸,两旁是云雾缭绕的悬崖峭壁,是华山著名的险道之一。我们攥着铁索,几乎手脚并用,一步一步踩实石阶,缓缓而上。登上西峰绝顶,眼界大开:秦川茫茫,浩瀚无际,黄河渭水,如丝如带,我完全沉浸在一幅纯净优雅的山水画里,如痴如醉,尽情地感受着华山震撼人心的险峻和绝美。“西岳峥嵘何壮哉,黄河如丝天际来”,诗仙李白在此写下的诗句,突然跳入我的脑海,真是越险越美,越美越险!

    西峰是一块完整地花岗岩巨石,浑然天成,连一点缝隙都没有,令人惊叹不已。但山峰南侧却有三块巨石神奇地靠在一起,山顶两块相对而立,中间的缝隙上宽下窄,如同一块巨石被劈成两半,“沉香劈山救母”的神话就发生在这里。相传沉香母亲私结连理,触犯天条,被关进莲花洞。沉香长大后,拜仙为师,学得百般武艺,最后执神斧劈开山石,母子团圆。

    傍晚,一缕清风徐徐吹来,退去我一身的疲倦,我们顺着上山的路回行。途中,一群鹤发童颜的老人迎面走来,有的手持拐杖,有的步履蹒跚,有的相互搀扶,有的口哼小曲,个个脸上挂满笑容,他们是挑战自我的胜利者!我敬佩他们,赶紧掏出相机,聚焦那皱纹里飞出的微笑,迅速按下快门。随后,我缓缓侧过身,望了望那三座没有攀登的山峰,暗暗地把遗憾和眷念埋入心底,来年再见!(王正忠)

[责任编辑: 周雨濛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71127626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