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
新华网 > > 安徽频道 > > 正文

莫让“能者过劳”应成社会共识

2021年08月19日 08:18:47 来源: 安徽日报

    一位青年朋友在单位是业务骨干,从能力水平到人缘人品,都颇得领导和同事赞赏。没想到不久前,他竟然提出辞职。笔者问:“为什么?”他苦笑一声:“太累了。”“为什么?”“大家都说‘能者多劳’,确实受不了……”原来,领导一开始分配工作,他就抢先挑重担;接下来,其他人干不了或干不好的,又会交给他;到后来,有人“踢皮球”,还是他来“接球”……不论分内分外,一个人干了两三个人的活,长期下来身体就吃不消。“能者多劳”变成“能者过劳”,不免令人唏嘘。

    “能者多劳”现象在许多地方都有。有道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能者”多承担一些责任,多做一些工作,有一定的合理性。有些党员干部工作本领强、干事劲头足,不知疲倦地为党和人民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作出了不平凡的贡献。他们不愧为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楷模,值得每一个人学习。

    但我们必须承认,“能者多劳”应该是有限度的。“能者”再“能”,也不是万能的。以这位朋友为例,他技术过硬,人又热心,不少事情都会找他“多劳”一下。一件两件不算多,三件五件也还行,可是再多就勉为其难了。任他本事再大,一天也只有24小时。只有不断延长加班时间,才能勉强做到“诸事不误”“各方满意”。可是,一年到头“5+2”“白+黑”,铁打的人也扛不住。

    一旦“多劳”变成“过劳”,这些“能者”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们因“能”而受累——既有身之累,又有心之累。经常有人说:“我们干半天的活,他个把小时就行,还是请他来,省事又省心,上下都满意。”只要“能者”抹不开面子,就有各种活儿找上门。如果你拒绝“多劳”,人家当面不说,私下里会说,从“架子太大”说到“境界不高”,扣什么帽子的都有。“能者”不累出个毛病,好像就不能解脱。这说到底是一种可怕的道德绑架。只要不敢说“不”,“能者”就会不堪重负。

    “能者过劳”伤害的不仅是少数“能者”,更有一个单位的干事创业环境。工作有分工,职责有不同,各负其责是正道。“能者过劳”的背后,是其他人“少劳”甚至有的人“不劳”。这显然极不公平。如果按劳分配原则落实,“能者”多劳就能多得,还算相对公平。可是现实中,“能者”多劳往往没有多得,即使多得一点,也与巨大的付出不成比例。这种不合理现象容易诱发连锁反应:一开始,少数“能者”吃苦受累,“不能者”或“踢皮球者”落得轻松;如果没有纠正机制或外部干预,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差不多;后来,多数人都会以“不能”为借口,以“装睡”为能事,整体效率会持续下滑……结果是,累死能干的,闲死混饭的,单位也可能完蛋。这是一种消费或者浪费“能者”的生态,甚至是戕害或者扼杀“能者”的环境。

    俗话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能者”是一种稀缺资源,理应在关键处发挥作用,不该在“过劳”中无谓消耗。针对“能者过劳”现象,不少地方探索采取有效措施,既给“能者”更大激励,又给他们降压减负。比如,对科技工作者,保证更多科研时间;对劳动模范,提供休假疗养机会;对关键岗位人员,实行强制休假制度,等等。对“能者”的爱护,就是对人才的尊重,更是对事业的负责。大多数“能者”不怕“多劳”,但莫让他们“过劳”,应该成为一种社会共识。(吴林红)

[责任编辑: 李东标 ]
敬请关注“新华网”微信公众号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27774247